设置

关灯

第八章 一言半句便通玄,何用丹书千万篇。

    朱焱结了金丹,得了道法。有千头万绪,需要梳理。

    拜别了师父,朱焱没有着急参研道法,而是熟悉自身,感悟自身实力。

    金丹铸就无瑕体,朱焱灵识内观。他肌肤凝冻,骨似白玉,血脉涌动,如大河之水奔腾。

    法力环绕全身,在丹田经脉中循环往复,生机勃勃,长春不老。

    “嗯?”朱焱抬起左手,他左手拇指中心,生了一个肉瘤,他仔细研究,原来是一个肉瘊。

    朱焱惊诧,他结成金丹,本应是无瑕之体,怎么会在手上生瘤。

    况且他为结丹之前,手上并无异样,朱焱身形一晃,变回猿猴本相,左手放在眼前查看。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朱焱心慌,他此时猴身,手上竟然也有这瘊子。

    “这是何道理?”朱焱呢喃,百思不得其解。

    他常年修持道法,身体健康强健,怎么结丹之后,手上反而会突然生出肉瘊。

    手上长瘊,本是死物,朱焱欲把它除掉,他法力一动,骨肉生疼,这肉瘊居然连接指骨。朱焱暂时熄了心思,等日后询问师父,在做打算。

    道观生活素来清苦,三清观位于绝颠,少有人来,也算朱焱过得习惯,清心寡欲,诚心奉道,一面练功,一边学法。

    胎化易形,师父让朱焱在这一门道法上多用功夫,他每日研究,时时思索。

    这是一门变化之道,学的精通,变人像人,变仙似仙,若只学个皮毛,恐怕难以欺人,变个大山像石头,变棵老树像木头。

    朱焱学习变化之法,先从石头木头这些死物开始。

    从此以后,朱焱挑水扫地之外,又多了一样事情,每日盯着石头观察。

    时日许久,朱焱河边挑水,见一头猛虎在河边喝水,老虎也不怕人,对朱焱熟视无睹。

    朱焱突然心生捉弄,口中念咒,道一声:“变”。

    肩上扁担哐当落在地上,朱焱消失,他站立的地方,出现一块石头。

    吼!

    老虎猛然一惊,心中暗道:那猴子怎会消失,莫不是被人捉去砍柴。

    “大恐怖,大恐怖哎!”老虎撒开四爪狂奔。

    “这只一只红毛猴子被人抓去,每日挑水已经够苦,今日又被捉去,怎知又有什么劳苦,我且快逃,莫被捉了受苦”。面对未知,老虎狂奔。

    “哈哈哈”。朱焱化回猿猴本相,哈哈大笑,心中想到变化之术,果然神异。

    朱焱拿起扁担,挑上两桶水回返,山路上思索刚才的变化之道。

    回想刚才,他变成一块石头,方方正正,还是红毛未尽。

    石上没有纹路,也无青苔,也就能蒙蔽野虎池鱼,恐怕避不过人眼。

    挑水扫地之后,朱焱出了道观,坐在一块山石旁边。

    朱焱并没有因为能变化而欣喜骄狂,他细心观察巨石,看纹理,辩颜色,抚摸一棱一角。

    朱焱心心念念,记忆石头表皮,又敲开石块探究内里。他不断变化,誓要变个一模一样。

    用心的时候,时间过得总是很快,变化之道,朱焱已经略有成就,至少变个石头能骗人,化棵老树有鸟落。

    但要变人变兽,朱焱还做不到。

    如此,朱焱也算是得了变化之道的皮毛,三灾与他远去,心情自然轻松。

    朱焱也不追赶进度,非要修炼个变化大成,他转而学习腾云驾雾之法,做个脚力。也省的他每次御风飞行,弄得狂风呼啸,百鸟惊飞。

    没有了三灾急迫,朱焱自然随心,腾云驾雾,反而比变化之道进境更快,他也能脚踏白云,片刻千里。

    这速度虽然不快,比不得孙悟空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却也是超凡脱俗。

    算算时间,朱焱上山已经十年,他修到结丹实力,已经是寻常人中的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