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本性修持成大道,清净无为种金丹

    朱焱得了法术,并没有像王七一般下山。

    老道出门云游,没人驱赶朱焱,他自然继续待在道观中。

    朱焱每天担水,清扫落叶,学习法术。

    开始学习法术,朱焱感觉到艰难,这是因为他道教基础太差,让他学习法术非常困难。

    前后算算,朱焱上山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哪怕他每日勤学,这点时间也不足以让朱焱通读道经。

    朱焱没有莽撞学习法术,而是花费更多的时间,埋首在道家经典之中,他也不急切法术进境,选择沉寂道心,学习基础。

    夏日远去,寒秋到来。

    昨夜秋风扫荡,清晨醒来,朱焱双目圆睁,盛夏的落叶全在这几日落下,满院枯黄落叶,这种情景,让他怎么能捡拾的完。

    朱焱拿起许久未用的扫把,清扫落叶,但山顶风大,树叶在道院中盘旋。

    “一得必有一失”。朱焱想起马涛师兄的话,当时挑水浇树,枝繁叶茂,落叶变少,然而满树枯叶全在今日爆发。

    一饮一啄莫非天定?

    朱焱拄着扫把,仰观槐树,心中陷入茫然。

    “呔!”一声惊雷炸响朱焱耳边。

    朱焱回神,原来他入了迷障,被张道一师兄惊醒。

    “见过师兄”。朱焱行礼。

    “师弟可有苦恼”。张道一询问。

    “好教师兄知道,师弟心中苦恼,我在夏日挑水浇树,这棵槐树枝繁叶茂,落叶稀少。

    今日秋风袭来,天道循环,枯叶败落,一夏未落枝叶,爆发于今日。

    这不就等于把夏日的工作,挪在秋日,如此一来,天天担水,岂不是无用之功”。朱焱讲诉心中的疑惑。

    “师弟多虑了,你每日担水浇灌,这棵槐树枝繁叶茂,引来了鸟儿欢叫,便是道音。

    多余的水又撒在门外,门口鲜花锦簇,蜂蝶自来,岂不是正合自然”。张道一肯定了朱焱过去的做法。

    “可是这满地落叶?”朱焱依旧纠结:“如此多的落叶,捡拾肯定无法完成,清扫又有山风作怪,让人好不苦恼”。

    “扫地非一日之功,今日扫不完还有明日,院里落叶本是天道自然,又无人责罚你,怎能生起迷怨”。张道一指点朱焱。

    朱焱恍然大悟,这里已经不是后世社会,完不成任务罚款训斥,道家讲就自然,三清观传承太上清微,自然无为,朱焱只要做过就行,不强求结果。

    “多谢师兄解惑,师弟明白了”。朱焱行礼拜谢张道一,拿起扫把清扫,不强求清理干净。

    “观澜山风,顺势而为,枝叶自然能够清扫干净,师弟静心清扫,师兄去了”。张道一大步离开。

    朱焱对着张道一的背影行礼,静心清扫。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朱焱不知在山上过了多久,他依旧每日担水扫地,专研道经,学习法术。

    朱焱扫把轻轻挥动,顺着山风赶着落叶,那麻袋口自开,吸纳落叶。

    片刻间,庭院清扫干净,一尘不染。

    “师弟这御风之术,精进许多”。锄地的玉阳子师兄归来,正好撞见朱焱扫完落叶,收紧麻袋。

    “师弟愚钝,多亏了各位师兄指点,才掌握这微末法术”。朱焱谦虚道。

    每日观风扫叶,再加上师兄们的指点下,朱焱领悟个御风之法,到如今,他居然能御风而行,真是意外之喜。

    忽一日,老道访友归来,见朱焱卖弄法术,指叶化蝶,片片枯叶,蝴蝶一般,翩翩然飞出道观,自行落入山林之中。

    朱焱猴抓挠头,咧嘴一笑,喜不自胜。

    原来是他学会了驱物化神,用法术清除道观里的落叶。

    “你这猢狲,怎的还在观中”。老道突然出现在朱焱面前,厉声喝问。

    “师尊容禀”。朱焱穆然见到老道,心中惊讶跪在老道面前。

    “弟子生身火里,不知父母是谁,家无可家,去无去处。

    如今拜了师尊,师尊便是吾父,道观就是我家,故不敢离家而去”。

    “你这猢狲,诡辩之言”。老道说道,他上下打量朱焱。

    朱焱日日诵经,每日勤奋,又有众师兄帮衬,基础打的牢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