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花狂流 - 分卷(9) 滴,毒莲花已上线[快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对此,虞煜本人表示很无奈:我又不是吃人魔王,你最近怎么老担心我生气?

      再者,就算你不说我也能猜出来。他淡定指出破绽,搭公交时闪过的景区广告牌新贴不久,上面写的首日开放时间时在半个月后,需要提前预约。

      而围栏处被破坏的口子,却有一段时日,铁丝断口处都露出点点锈迹。将藏得严实的遮掩物除去,口子大小正好容纳我们过来

      虞煜歪了歪头,露出促狭的笑容,子夜,你不会要告诉我,这是小动物弄出来的吧?

      阿玉你真聪明!

      顺便我发誓,我绝对没有做坏事。见老底被扒了个一干二净,柯子夜心虚地小声为自己辩解,只是上次因为心烦,随便搭了辆公交车坐到终点站,结果就到了这里。

      我暂时不想回去,顺着路随便走,意外发现了铁丝围栏上被大狼狗刨出来的洞,我一时好奇,就弓着身体穿了过去,坐在沙滩上看了一天的海

      最多最多,离开时,我把口子稍微扩大了一点,就一点点。那条狗子体型本身也很大,来寻找的工人两个人一起才把它拖走。

      他一脸认真地用手指比划,努力增强话语的说服力。

      我临走时,还找来合适的遮掩物把它重新堵上了!

      你还挺得意。虞煜又好气又好笑,一言不发离家出走让我担心就算了,还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万一碰上人贩子你怎么应付?

      还有那条狗,工地上养它肯定是为了安全,它嗅到陌生气息,把你当小偷处理怎么办?

      越说越是后怕,哪怕柯子夜可能有所谓的男主光环护体,但事无绝对。

      毕竟你瞧,连言情里的女主都能被女配拐跑,他一个无辜路人坐在草地上写个生都能被外星智障天降横灾,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

      万一是本虐主文呢

      我错了。柯子夜乖乖低头,在你上次生气不理我之后,我早就发自内心地反省过了自己的冒失行为,下次绝对不会再让你担心。

      接收到虞煜骤然飘来的眸光。

      话音顿住,强烈的求生欲令他立马改口:不对,没有下次,以后我要去别的地方,保证提前先打报告!

      好啊。遮掩住其他心绪,虞煜微微一笑,那用这个约定,来换之前的约定,如何?

      之前的约定?

      柯子夜意识到什么,眼眸深处陡然明亮起来,如同映射着太阳的光辉:阿玉!你、你答应我了?!灿晶晶的,亮得晃人眼。

      我答应虞煜坏心眼地故意拖长音调,等欣赏够柯子夜想要抓耳挠腮,却又强制镇定的丰富微表情,这才把未尽的话继续补完,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理由,我肯定不会再和你冷战了!

      啊!你好狡猾!

      意识到与自己料想出了偏差的柯子夜还没来得及失落,便被多出来的前提条件噎住:什么叫特别重要的理由!这太宽泛,容我拒绝。

      虞煜冷酷无情:不行,反对无效。

      暴i政。柯子夜颤抖着伸出食指,轻声抱怨,说好的等价交换呢,哪有人中途增加附加条款的。

      嗯,说得也对,反正是不平等条约,果然还是不签比较好。虞煜立刻从善如流地附和他改了口吻,还眨了眨眼展现自己的无辜。

      柯子夜

      柯子夜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果断抓起虞煜的左手,勾起小指而后将两人的大拇指紧紧贴在一起。

      他略显得意的扬起下巴:哼哼,说出口的话哪有再收回去的道理。用行动替代语言,心意展露无遗。

      虞煜虽然默认没有反抗,然而注视着这傻孩子,他忍不住想要掩面:柯子夜你是小学生吗,都什么年代了,还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的游戏。

      什么嘛,我看某人对歌谣记得可比我清楚得多,到底是谁更幼稚?恢复活力的柯子夜立刻反将一军。

      得,风水轮流转,这回换成虞煜被怼得哑口无言了。

      可以啊。眯起眼,虞煜露出十分和(wei)善(xian)的笑容,最近长能耐了

      乘柯子夜注意力被他的话语吸引住,虞煜迅速抽出背在身后的另一只手,早已捏好握在掌心的暗器径直呼啸而去。

      ?柯子夜捂住被袭击的额头,打沙仗你居然偷袭!古人都讲究两军交战不斩来使。

      那我今天多教你一手,这招叫兵不厌诈,子~夜~哥!略带揶揄的好听声音,顺风飘入耳蜗。

      等他清理完脸颊边沾的细沙,抬眸一看,虞煜的身影已经跑开有一段距离了。

      哪怕穿着最千篇一律、不显身材的宽大校服,在柯子夜心中,那是一道任何事物都无可比拟的风景线。

      定格在记忆中,纵然时光轮转,亦无法磨灭。

      还说我幼稚。

      柯子夜脱下校服外套,抖落掉在肩上的沙子,又随手擦把脸,轻啧一声,记仇又脸皮薄,力气还超乎常人,平日里温和佛系完全是因为怕麻烦,可一旦认真起来就超级恐怖。

      唉,这个世界上,居然只有我识破了阿玉隐藏在温柔假象下的真面目。

      简直是简直是无与伦比地棒啊!

      这意味着被接纳,给予信任,得到了突破防御圈进入内心深入的许可证

      固然,他敏感地隐隐觉察到,虞煜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没有告诉他。

      比如,刚刚偶然听到的那些话,究竟源自何由?

      不过相对的,他不也一直隐瞒着阿玉,关于自己母亲的事情吗?

      柯子夜不问缘由地坚信着,总有一天虞煜会愿意告诉自己那些小秘密。

      而现在,万里长征的漫漫路有了个非常好的开头,虽然阿玉没有答应下来,但是在他的打岔下也没能心硬到直接拒绝,还是一如既往地相处,已经比他想象中的be结局要好得多。

      毕竟他们以后相处的时间如此漫长,只要用心,只要足够诚恳,世上就没有挖不动的墙角!

      呸呸呸!

      挖什么墙角,身为虞煜这么多年来的投食者,兼唯一发小,谁还能比他更名正言顺?

      不过,以后倒是要留心关注一下,哪个不长眼混蛋敢偷偷突破他设下的严防死守

      喂,阿玉,等等我啊

      一边在脑海里转悠着完全不可言说的念头,柯子夜一边冲远处的虞煜挥了挥手,露出开朗的笑容。

      听到声音,虞煜回头。

      白衫少年的灿烂笑脸,沐浴在刺透云层投射下来的日光中,直直撞入心间。

      第17章 霸总(17)

      玩累了,时间也渐渐接近午时。

      原本羞羞答答躲在云层中的太阳总算梳洗罢,自信而骄傲地向大地展露光辉。

      虞煜和柯子夜寻了一个有岩壁遮挡阳光的阴凉处盘腿坐下,两人脸上、身上还有鞋子上都有些灰尘仆仆,头发也稍显凌乱,不过心情倒是挺疏阔。

      累吗?柯子夜眨巴眨巴眼,忙凑过去关心。

      不累,这点运动量小意思,就是天气热起来了。虞煜撑着手摆动给自己扇风降温,顺便扭头看向柯子夜,等下中午吃什么?

      容我想想,冰箱里还有三个西红柿,可以做糖拌的,正好既开胃又消暑,再做一份老姜木耳炒肉片和玉米鸡丁,不过家里料酒好像没有了,待会路过菜市场得记得买一瓶,对了,再带点叶子菜回去,蔬菜清火

      每次天气热起来你饭量就会变小,一个凉拌三个正菜应该够我们两个人吃了。柯子夜掰着手指,轻车熟路地盘点起来。

      说来不好意思,虞煜在现实世界虽然是独自生活,但是完全没有点亮厨艺这一项重要技能。

      除了在拿到一大笔稿酬后偶尔也会去下馆子改善伙食,其余时间完全是勉强凑合,饿不死就成。

      最初跟柯子夜一起搭伙做饭,尽管没恢复记忆,虞煜潜意识里还是认为自己好歹要比柯子夜强,至少能分清楚做饭步骤还有厨具用途。

      然而被碾压的惨痛记忆,让虞煜至今耿耿于怀。

      明明说好一人一天,洗碗轮换,可两人烹饪水平相差得实在太大。

      他做出的菜品,只能说能吃,好歹步骤对了,不至于闹出大乱子,味道嘛,真得看运气。

      运气好尚能下咽,运气不好就惨了,要么咸得发涩,要么半生不熟,要么火候太大直接带焦糊色。

      和一旁色香味俱全、看着就诱人可口的柯子夜之作比较起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很快连虞煜自己,都没法违心继续实行轮换制度,继而在很多意外因素的影响下,最终演变到了今天的局面

      说起来,就算他现在基本恢复记忆,在做饭这方面好像依旧是个菜鸡?

      虞煜陷入沉思。

      我不相信这是第一次做饭的水平,子夜哥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慕阿姨提前给你开小灶了?

      四年级的虞煜一边忙不停地往嘴里扒饭,一边不敢置信。

      怎么可能?她以前连厨房都不让我进,怕不小心碰到刀具。最近心情不好,老打电话和人吵架,倒是没管我了,不过她连饭都没心情做,整天在外面,很晚很晚才回家,我最近都在自食其力。

      提及慕婉,坐在虞煜座位边的小柯子夜显得忧心忡忡。

      但在阿玉抬头前,他迅速换为若无其事的语气。

      不过,我经常趴在厨房玻璃门外,看她怎么做饭。柯子夜眨眨眼,其实挺简单的嘛,第一次给你做蛋炒饭,你不是很开心地还夸我嘛?

      对了,我妈以前很喜欢记录菜谱,还写过笔记,我下次去找找,给你换点新菜式。

      啊?蛋炒饭?虞煜一愣,忽然想起了什么,是我前不久,半夜去找你那一次吗?

      那一次林母周末在家。

      因为虞煜期中考试成绩下滑两名,变成第三,饭桌上被她念叨两句还闹脾气,一气之下不许他吃晚饭,赶他回房间自己反省。

      她并不知道当时考试时,虞煜在感冒发烧,头脑昏沉,虞煜也没向她解释,沉默地接受了惩罚,离开饭桌,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晚上虞煜饿得前胸贴后背,在床上翻来滚去也睡不着,悄悄下楼去翻冰箱,结果家里半点存粮也无,比被洗劫过还要干净。

      夜已近深。

      实在饿得难受,他脑子一热,趁林母睡着,大着胆子偷溜出家门,跑到隔壁打算碰碰运气,看能不能蹭点吃的。

      好在柯子夜一个人住在二楼,那天晚上正好失眠睡不着。

      只是,他正侧躺在床上盯着窗外的月亮看,试图催眠自己呢,结果催眠没成功,窗外还忽然冒出幽幽呼唤,差点没把他吓得魂都飞出来。

      幸好虞煜声音格外熟悉,这才止住柯子夜从床上跳起来,扭头往门口飞奔的下意识举动。

      你还好意思说!我当时心脏病差点给你吓出来。一想起这件事,柯子夜还有点后怕,我那天刚看完一部鬼片,半夜就凭空冒出喊我名字的声音

      哦~原来你怕鬼,所以晚上才睡不着?虞煜眼睛猛地亮了亮,跟抓到什么把柄似的。

      换你,你不害怕?算了,当我没说。

      念及自家青梅之前对着鬼片下饭,面容血肉模糊的女鬼出来,还一边笑一边批评她吓人技术完全不行的勇猛经历,柯子夜明智地选择转移话题。

      要不是自尊心被小小地挫伤了,他才不会大半夜傻乎乎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对着录像机看鬼片练胆好不好!

      念及缘由,柯子夜小声抱怨:我可是冒着被我妈发现和摸黑下楼的双重风险,大半夜冰箱里什么剩菜都没有,我只好去厨房给你现学现做蛋炒饭,还费劲找绳子把饭盒吊了下去,吃人嘴短,你还嘲笑我!哼,我生气了。

      你是河豚吗,一生气就鼓起脸。

      虞煜没忍住手痒,放下筷子,用手指戳戳柯子夜略微鼓起的脸颊,结果卟一声轻响,居然意外漏气了

      哈哈哈哈!

      对面半天没动静。

      对不起对不起,子夜哥我错了,真错了,发自内心,不打半点折扣。

      意识到不对,差点笑岔气的虞煜赶紧摆正姿态,恢复自以为的严肃正直,向抱肘背过身以表达内心愤怒的柯子夜告饶: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别用后脑勺再对着我了嘛。

      事实上,听见阿玉叫子夜哥的时候,柯子夜心里已经美滋滋了,但他还是心机地使劲忍住疯狂上扬的嘴角,做出自尊心很受伤的样子:阿玉,我没有怕鬼,也不是河豚。

      此时还挺傻白甜的小虞煜以为柯子夜真被自己惹生气了,十分愧疚地连连点头:嗯嗯嗯!子夜哥,是我不好,我不应该乱说话

      他这厢低着头正认真反省呢

      抖动着的桌子就把他接下来的话给打断了。

      等处于懵逼状态的虞煜抬头,定睛一看。

      好哇!

      之前还在生气的某人早已转过来,捂着嘴死死憋着不发出声音,毫无形象地笑了个东倒西歪。

      那得意的小模样,简直看着就令人来气!

      柯!子!夜!你给我等着!

      被笑声刺激到的虞煜连饭都不要了,一撸袖子,冲笑瘫在座位上暂时无力动弹的柯子夜张牙舞爪扑了过去。

      哎呀别别别阿玉我疼、疼倒是不疼,就是怕伤了你的手

      当然,他还是下意识控制住了力气。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