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花狂流 - 分卷(6) 滴,毒莲花已上线[快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嗯,说得好有道理!不愧是阿玉!我家青梅就是这么棒,连叫老师都不怕!莫名骄傲起来的柯子夜微抬下巴,一脸粉红泡泡简直让人没眼看!

      小姑娘:

      语文课代表悄咪咪探出半个头,单手中指推了推眼镜:呃

      全班同学:咦~

      直面傻儿子光环攻击的虞煜终于没忍住,一把扯过柯子夜冲办公室掩面而逃。

      第11章 霸总(11)

      李老师你说得对,我回家一定好好教训我家林玉

      他们俩每天这么一起上学放学,又是同班同学长时间相处,虽然没做什么违反校规的事,可距离恐怕太亲密了,就算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毕竟也是异性朋友林玉妈妈,能够处理好的,我们会尽量减少家长的负担,毕竟你们工作那么忙,来一趟学校不容易,是吧?我记得上次开家长会您也请假了。

      我明白,其实我也是高中班主任,算是同行,好几次家长会缺席实在不好意思,我那边不巧也撞上了。

      理解理解,那我就直说了林玉和柯子夜即将步入初三毕业班,他们俩现在成绩虽然名列前茅,万一早恋,对孩子影响还是比较大的。毕竟年纪小,不够成熟,情绪控制不好我们当大人的,还是要给他们提前打好预防针,免得遇上叛逆期,造成成绩大幅波动。

      嗯嗯,谢谢李老师关心,我也会和柯子夜他妈妈好好交流的。有些不好的兆头,还是乘没发育前,早日掐死在襁褓中为好。

      办公室外的走廊人来人往,不时有人好奇地打量站在门外的两人,有结伴而行的认出明城中学两大风云人物,还小声咬耳朵窃窃私语。

      我们走吧。虞煜拍了拍低着头的少年肩膀,安慰他,你放心,李老师压根就是想多了,什么早恋啊,脑洞真大。我妈这边我来解释。我不会让她去找慕阿姨的。

      掌心下的肩头不住颤抖,柯子夜不说话,只是扭头就走,可没走两三步又回到原地,拉过虞煜大步往楼梯口去。

      没拉动。

      有点尴尬。

      你去哪儿呢?虞煜沉下脸,等下就上课了,要是老师没见到我们,你不怕慕阿姨着急吗?

      柯子夜终于抬起头,微红的眼眶令未曾预料到的虞煜陡然失语。

      他嘴唇动了动:她会着急什么?除了打钱,她都三天没回家了,谁知道又在哪个乌烟瘴气的麻将馆?哦,还是在哪个野男人的床上讨人欢心?!语气冷淡得可怕。

      幸好这时周围人走空了,不然听见这话得大惊失色。

      我不是有给你生活费吗,她怎么还?虞煜一怔。

      慕婉的情况其实在111给的男主人设卡里有简单的介绍,但只说了柯子夜与母亲关系非常不好,几乎是陌路人。至于具体内情,他还是第一次得知。

      之前提过,当初变成四五岁小孩不久,幼小身躯无法承载成年人的灵魂,虞煜便逐渐被世界之灵封印了记忆。

      习惯、性格、绘画天赋等一些基本性情还在,但前世的记忆变成了支零的碎片,只有刻意去想或者遭受刺激才会稍稍浮现。而孩童的专注力又比较差劲,等于说这些年来他基本上处在某种特殊的失忆状态。

      正因如此,虽然虞煜受潜意识影响,会比一般小孩表现得要早熟,但他很难面面俱到关注到太多东西。

      比如柯子夜的家庭情况。

      林家和柯家是邻居,但两家单亲妈妈都不常回家。

      从小学三四年级开始,做饭是在林家,放学一起去菜市场买菜,柯子夜主厨,虞煜帮忙洗菜打下手,两个人自食其力。等晚上林母下晚自习回家,一起做作业的两人互相道别,然后柯子夜再回自己家睡觉。

      不得不说,虞煜之前习惯了没觉得有哪不对,但现在细细一想这两家都挺奇葩。

      林秀芳即林母是重点高中教研组长,基本每届都带高三生,天天备考冲刺战,把学校当家那是常事。她虽然安排好了诸多条条框框要虞煜遵从,但只要虞煜保持乖巧懂事,不跳出到条框外,成绩稳定在年级一二名,也没精力太理会他。

      至于慕婉

      虞煜能想象到一个没什么技能长处的单身母亲独自带孩子的不容易。

      他本以为慕婉是在打零工,每天非常辛苦,所以才很少回家,因此一年多以前失忆状态一改善,他便通过网络偷偷接了好几个私活赚钱。

      渠道不畅,新人画师被压价压得很厉害,但虞煜急需钱财(除了家里留的基本生活费外,他不好意思向林母多要),又不能暴露真实身份,暂时让一部分利也是无奈之举。

      托他画技纯熟,又很有个人特色的福,渐渐奈若何这个笔名在工作室里也打出一些名声,至少经济上宽裕很多了。

      除了给自己留一些零花钱当开支外,剩余的虞煜都给了柯子夜。

      柯子夜与他朝夕相处,非常了解他的绘画天赋,能够在兼顾学业之余还靠一技之长赚钱,对学生而言简直太厉害了!

      本来他不想接受来自虞煜的馈赠说是自尊心也好,骨子里的倔强也罢,柯子夜就是不希望在喜欢的人面前暴露出无能。

      他厌恶贫穷,甚至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出人头地,赚到足够多的的钱来迎娶心爱的人。

      但虞煜是谁?他好歹灵魂也算是个成年人,对付一个小孩还不是手到擒来?

      原本柯子夜就是为了虞煜才学的做菜,后来更是发展到了两人一起搭伙吃饭,虞煜眉头一转,扯着柯子夜耳朵给他整天灌输劳动最光荣,劳动有所得的观念,硬生生让这个傲娇的家伙接受了伙食费+工资+员工福利的概念。

      其实柯子夜心里门清,这只是虞煜体贴他,换个好听点的说法罢了。

      他有多感激虞煜,就有多么恨自己的母亲!

      她没要,我也没动她打过来的钱。除了必要的学杂费支出以外,剩下来的钱我会存起来,还她以前浪费在我这个失败品身上的。

      回想起一年多以前他兴奋地回到家撞见的场面,以及时时萦绕于梦中的魔咒,他垂下眼眸,神色暗淡。

      阿玉这些钱就算你暂时借给我的。柯子夜一字一顿,很认真地说道,我会好好努力,会赚很多很多钱,然后娶你。

      我会让所有人都会来见证我们的婚礼,盛大、灿烂,一生仅此一次的契约,任由岁月流逝,但我们,会一直一直陪伴彼此,直至人生终局,垂垂老矣。

      少年人总爱许诺,似乎随时随地能把永远脱口而出,带着三分试探,七分憧憬,十分真心,结尾连标点符号都念得那样铿锵有力,矢志不移,张扬热烈的纯真感情,竟有种让人情不自禁想要去相信,去靠近的奇妙感染力。

      唯独有一点不对

      嗯?

      嗯嗯嗯???

      你有这样奋发向上的志气我是很感动没错!但是等等未来娶谁?和谁结婚?

      我?!

      虞煜瞬间惊恐万分,当场想要怒吼出声你清醒点啊大兄弟,我是男的啊男的啊!!!

      第12章 霸总(12)

      尽管前些日子听过学校里一些流言蜚语,甚至班主任还找过去喝茶谈话,偶尔虞煜也觉得柯子夜似乎有点太过于依赖自己,感觉真跟养了个儿子似的

      但这些统统缺乏亲耳听见表白所带来的爆炸性冲击力!

      直到图穷匕见的这一刻,虞煜缓慢地抿住唇,这才后知后觉意识到对哦,现在我在他们眼中就是纯粹的女性身份。

      躁动不安的青春期世界里,美丽的女孩儿与帅气的男孩儿之间超出普通同学距离的亲密接触,能够引发怎样怀疑与揣测再正常不过,甚至连另外一个当事人都信以为真。

      从幼儿园升入小学,再到进入初中

      十年了,他们从未分离。

      而由于两位不负责任的监护人之故,用相依为命四字来形容虞煜与柯子夜之间的情谊也并不为过。

      如果虞煜当真是一个普通的少女,在性别意识初步萌发之后,她和柯子夜的相处模式一定会有所不同,至少在某些方面会注意避嫌,不可能完全做到自然无间。

      可问题出就出在她其实是他,不仅存在性别模糊光环的影响,而且中间还历经了一个相当混乱的失忆状态上!

      前七八年,虞煜潜意识知道自己无论从生理构造还是从心理认同方面来看都是纯粹的男性,但他接触到的所有人甚至包括生下他的母亲,全都异口同声认为他是女孩。

      明明身高高出同龄女孩一截,有喉结,短发,长相也只是温文俊秀而丝毫不显女气,但所有人就跟被鬼迷了眼似的,他们会有意无意忽视掉虞煜身上所有异常。

      说得极端一点,就算下定决心要和盘托出,在话还没出口前,周围人就会因为各种合情合理的理由而打断对话,或者听到也以为是小孩子的梦话。

      他人眼中的你却并非真实的你于是,悖论出现了。

      当时尚算幼小的虞煜模模糊糊觉察到了自己身上的不同寻常,他好奇心非常强烈,为此做过很多次小心翼翼的试探与测验,甚至差点酿就惨案

      具体过程暂且不表,无论如何,最终结果是小虞煜平静地接受了自己实际性别男却外现为女的特殊情况,尽管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顺便提一句,这里必须要感谢c国的校服设计,男女同款,不仅省去了虞煜穿裙子的烦恼,而且看不出体型。宽松的衣服一套,就算没有光环影响,任谁也看不出底下究竟有没有沉睡着野兽。

      时至今日,失忆状态基本恢复正常,但十年时光不是沧海一瞬,它漫长到足够对虞煜本人产生影响。

      譬如对柯子夜的怜惜与真挚友谊。

      譬如对外界目光的习惯性忽视,因为早已得知他们所见并非真实。

      再譬如,一直延续着从前的相处方式,虽然老在心里吐槽,但身体却很适应这种亲近,不觉得古怪或异常

      他目前的纠结心态,剖析得更明白一点,其实是真实与虚幻的矛盾在交锋。

      虞煜知道这里只是一个世界,所以发生的种种异常都能用虚幻作为解释,既然如此,那么他的行为会引来怎样的不良后果有什么好关心的呢?只要最终有利于自己不就好了?细节,有必要去在意吗?

      扮演林玉,得到柯子夜的好感,从世界之灵手上获取时空能量原本就是他该做的事。而从结果来看,他无意中做得非常出色,远远超过预计情况。

      在回溯时间线前,虞煜曾经精心谋划着两人在咖啡馆的偶遇,只为完成大纲中的剧情点。

      可是,在听到命定男主的真情表白之后,他不免还是迟疑了。

      由衷地,他不想欺骗柯子夜。

      柯子夜。

      抬起头,凝视着少年富有朝气的面容,以及他闪着星光的黑眸,虞煜一边在心里大骂自己是个感性的傻逼一边迅速下了决断:你听我说

      郑重其事的预备摊牌却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径直打断。

      我不想听。柯子夜将毛茸茸的脑袋埋在虞煜脖颈边,闷闷地道,每次你露出这种表情,肯定是我不喜欢的话。阿玉,在这世上,我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你。

      所以我知道,你绝对不讨厌我,只是一时间有点被吓到,对不对?充满希冀的语调中掩藏着几不可闻的脆弱。

      虞煜咬牙

      你妈的,为什么我居然会心软?!

      这一迟疑,导致他就没能及时推开柯子夜。

      临近上课,班主任李老师与林母仍在相谈甚欢,而语文组办公室位置本来也比较偏僻,之前走了一波课代表之后再没人来打扰他们之间的交谈。

      但话一说绝对,往往就容易出现反例。

      此时背对着办公室门的虞煜眼睁睁望着隔壁班的语文课代表抱着一叠作业本急匆匆跑来,然而离他们还有两三米远时,扎着个高马尾的小姑娘看蒙了,脚下一个踉跄,手上作业本没拿稳,噼里啪啦撒了一地。

      巨响不仅让柯子夜反射性松开手,迅速转身将虞煜护在后面,同时也惊动了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里面略显嘈杂的谈话声顿时中止。

      咔哒门被推开,第一个出来的就是座位靠近门边的李老师,其次是连忙起身跟在她身后的林母。

      小玉?

      柯子夜,林玉,你们站在门口怎么不进来?

      接连两声询问在两人身后响起!

      一阵令人窒息的寂静过后,反倒是默默捡完作业本站起身的高马尾女孩冲两个大人露出哭一样的笑容:嘿嘿,嘿嘿,李老师好,阿姨好我什么也没看见真的,我只是来送个作业的马上走,马上走!

      她表情跟个游魂似的,紧张得明显语无伦次了。

      李老师看女孩一眼,点点头,转过脸对林母道:林玉妈妈,你看我们是不是找孩子们一起好好聊聊?我看这两个小鬼灵精估计也听得差不多了。她没好气地瞪靠得极近的虞煜和柯子夜各一眼,只恨不得一手拖一个挤进去把两人分开了。

      不必了。林秀芳露出一个笑容,是个人都能听出她话语里勉强压抑下的不悦,我家姑娘给老师和学校添麻烦了,实在丢脸,错在我没教好。这样吧,我觉得林玉今天暂时不用上课了,我先带小玉回家处理一下事情,老师你看如何?

      也行。那柯子夜你先回班上吧,快上课了,我找时间再找你谈话。

      李老师抬手看一眼手表,关上门,急匆匆去隔壁班上课了,顺便带走了高马尾女孩。

      只剩林母了。

      妈。

      面对表情不佳的林秀芳,虞煜笑着打招呼,顺便不着痕迹地扯柯子夜衣角,示意他快点走。

      奈何这倒霉孩子直愣愣地挡在他身前,死活不移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