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花狂流 - 分卷(5) 滴,毒莲花已上线[快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感觉自己有装嫩之嫌的虞煜忍不住老脸一红,来不及想更多,他踮起脚拧开了圆圆的门把手。

      门外站着一个人。

      简单的家居服,面容有些憔悴,然而眉眼间的温柔气息却掩住了淡淡忧郁,留下令人安心的慈和之美。

      小玉真棒!女人微微弯下腰,摸了摸虞煜的脑袋笑着夸奖道,去刚刚的地方找小夜哥哥玩吧,阿姨去准备中餐。说好了中午在阿姨家吃饭,待会儿你妈妈要是从学校回来了,我们就开饭好不好?

      又是小玉不对,这不是重点!

      从女人简单的话语中,虞煜得到了很多有用信息。

      而对方的身份,此时也显而易见了。

      我知道了,慕阿姨。柯子夜的人设卡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他抬起头,冲男主妈妈笑得很是灿烂。

      所谓刚刚的地方,指的其实就是卧室屋子内地方挺宽敞,还设有二楼,二楼卧室内专门划出一角供孩童玩耍,里面细心地用泡沫板包上了边边角角,还堆满了玩具。

      推开卧室门,虞煜赤着脚小心翼翼踏在被女主人擦得干净锃亮的瓷砖上,悄然走近背对着他,正在搭积木的瘦小孩童。

      猜猜我是谁?他一把从身后捂住了男孩儿的眼。

      柯子夜沉默片刻,认认真真回答:我才不知道,小玉。然而掌心却能感受到手下肌肉的颤动明显是在憋笑。

      原本只想作弄一下幼年时期男主的虞煜瞬间鼓了鼓脸,觉得男主果然一点都不可爱,无论是长大以后还是小时候。

      我不喜欢你叫我小玉。他气呼呼回答。

      为什么?柯子夜好奇地转过身,把快要搭完的积木瞬间抛诸脑后,我妈妈也叫我小夜这样不好吗?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唔小玉,你今天好像有点奇怪男孩儿歪歪头,想要回忆起以前小玉说话时的模样,然而他怎么想都模糊一片,甚至想不起丝毫细节,只是知道隔壁有个很乖的女孩儿,偶尔会来家里和自己一起玩

      孩童的专注力是很差劲的,很快,这个想法就划过脑海消失不见了。

      他想了想,问一脸不高兴的虞煜:那我应该叫你什么呢?

      玉玉?

      玉儿?

      阿玉?

      这些都是什么鬼肉麻昵称啦!

      呃这个嘛完全没想过这个问题的虞煜一时卡壳,想了想,最后被迫向后世的设定妥协还是阿玉吧。

      这就是单字名的痛苦。他在心中暗暗吐槽。

      阿玉?柯子夜有些笨拙地跟着念,念着念着,突然开心起来,好奇怪的新名字!那我也可以要求换新名字吗?

      你想换什么?虞煜有些警惕地看向他。

      我想听你叫我小夜哥哥!

      男孩儿眼巴巴望着对面人,黑亮眼睛里像是闪着布林布林的星光,又带着点湿漉漉的狗狗眼错觉。

      原本还想嘲笑对方从小就会撩妹的虞煜被他这么一看,忍不住反省自己是不是用污浊的大人眼光去看待纯洁的小孩儿心灵了。

      心虚。

      然而叫哥哥是不可能叫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叫的,就算是死,他也绝对不会

      .

      .

      子夜哥?

      明城中学校门前,噌地蹿高不止一节的虞煜转过身,好笑地看柯子夜背着书包急急忙忙跑过来。

      呼哧阿玉,没有久等吧?柯子夜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长长舒口气。

      没有。不过你再不走快点,我们就要赶不上早读了。虞煜贴心地从口袋里掏出早就预备好的纸巾给他递过去。

      谢啦!我就知道阿玉对我最好了!柯子夜眉开眼笑,一脸阳光乐观的表情里,完全看不出日后习惯面无表情的冷峻模样。

      看着前面少年挺拔如松的背影,虞煜忽然有点恍惚,疑心自己是否做了个梦,在梦中梦到自己的前世。

      这时候,他男扮女装的身份反倒成了过往真实的最佳证明,真不知是不是种讽刺。

      无怪乎虞煜有此感叹。

      从刚来时他在读幼儿园,到现在升入初中二年级,他在这个世界已经度过了足足有十个年头,几可媲美第二人生。

      变小后有一段时间他的心智也在无形中受了□□的影响,变得幼稚冲动,情绪外露,甚至逐渐忘却几乎全部的记忆。

      直到年岁渐长,灵魂与身体渐渐吻合,这种错位情况才得以改善。

      宿主,其实这是很科学的情况。圆球隔着一段距离远远吊在两人身后,跟受气小媳妇似的委委屈屈解释,如果说灵魂是软件,那么身体就是硬件,某种意义上碳基生物是无法脱离原始物质限制的。

      未发育成熟的大脑无法承载庞大的记忆流,强行加载就像电脑过载,要么软件被损坏不能使用,要么硬件运转非常缓慢乃至于卡机黑屏世界之灵为了保护你,所以才会暂时封印你的部分记忆。

      你还好意思说!不提则矣,一提这事虞煜就忍不住暴脾气,我觉得你是在看笑话,虽然我没有证据!

      相处这些年下来深知宿主记仇本性的111大惊失色,一瞬间量子信息差点中断:不不不!我不是故意没有告知你时空后遗症的,当时能量不足,我不得不保持低能耗休眠模式

      所以您当初差点挥刀剁迪奥(请加速连读)的黑历史和小系统我真的没关系啊!

      111痛哭流涕。

      话说这阴差阳错的误解吧,确实不能说和它有直接关系,但是虞煜就是迁怒!

      他原本一风华正茂前途无量的青年画师,插画界冉冉升起的超新星,被智障系统绑定灵魂弄穿越就算了,还得出卖色相男扮女装!

      看在回家的份上,他忍了,可千动万动,居然差点威胁到了他的子孙根

      畜生啊!

      就算世界之灵能跳时间线给复原,这里也不是他原本的身体,可你知道这对男性能造成多大面积的心理阴影吗!光是想想就大根一紧,后背凉气丛生。

      多亏柯子夜,幸好没成,这要是成了

      一想到可能的后果,虞煜脸一黑,觉得拳头硬了,硬了,是时候揍个系统来玩玩了。

      毕竟,这也是为了宿主的心理健康着想嘛,你说是不是?

      敢说不是就把你塞到下水道里,先【哔再【哔最后【哔哔哔哔】

      彻底消音了。

      呜。

      被人类想象力惊吓到的可怜小系统奄奄一息摇起白旗:我错了,大爷!以后我就是虞座底下头号走狗,指哪打哪,没有二话!指东绝不往西,要摸狗绝不偷鸡您看,行吗?

      呸!会不会说话?虞煜相当嫌弃,你是不是乱联网被病毒入侵了,突然这么狗腿。

      正疯狂加载数据库自我学习的111:

      呃,总体来说是个好事,不过由于连不上星网,又缺乏能量,可供它学习的只有内部自带的各类言情还多是断续的梗概

      史上最惨系统金手指之耻屈服于淫威之下的111,哭着喊着向大魔王表示忠心:不,是沐浴在您伟大光辉的笼罩下,我,光荣地顿悟了。

      从人工智能从此荣升为忠实舔狗,这是人性的罪恶,还是道德的沦丧?

      对此111心理历程一无所知但表示喜闻乐见的虞煜阴测测一笑,半面阳光半面阴影,从此成了系统挥之不去的悲惨过往,梦中恶魇。

      别问,问就是闻者流泪,见者伤心!

      第10章 霸总(10)

      事实上。

      在对小系统如此这般那般搓圆揉瘪一番之后,虞煜只是神清气爽地跟上自顾自说得正开心的柯子夜步伐万万没想到,这家伙小时候居然是个话唠。

      刚刚是谁在催我走快点的。察觉到青梅刚刚明显在走神,少年鼓了鼓脸颊,故意停下脚步不走了。

      虞煜满头黑线,又不能真和个小屁孩计较,只能好声好气哄着:好啦好啦,是我不对你都多大人了还撒娇,羞不羞?

      害羞什么!装不过三秒,柯子夜忽地露出笑脸,拉住虞煜的手,冲他调皮地挤挤眼,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什么样子你没见过?

      说着,他还挺得意,没过脑子的话就从嘴边径直溜了出来。

      再说我们都

      闭嘴!预感到大事不妙的虞煜脸红得滴血,也不顾人设了,直接一声大吼打断接下来的揭老底。

      见柯子夜表情一愣一愣,虞煜一面在心中默念冷静一面凑近,低声威胁:要是还想听我叫你子夜哥,就不许在外面随便翻我黑历史!

      明明最开始是叫小夜哥哥的柯子夜一脸委屈,小小声嘀咕。

      嗯?虞煜眯起眼,目露凶光。

      柯子夜后背一惊,和猫咪被揪住后颈皮似的,陡然冒出求生欲:阿玉,我错了,真的。我保证下次会好好记住约定的。他伸出左手一脸严肃地发誓。

      右手还紧紧拉着虞煜,不肯松手。

      哼,这还差不多。虞煜看他瞪圆眼睛缩头缩脑的样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他知道小孩儿忘性大,也没在意,强调一下也就过去了。

      见柯子夜还握着他的手,虽然还是有些浑身不自在,不过虞煜也没强行抽出来。

      一是别看柯子夜现在挺阳光挺开朗的,其实骨子里有股轴劲儿,有时候倔得很。

      二则是确实不想迟到,本来班里流言就多,今天他们再一起迟到,班主任估计又要叫过去谈心了。

      班长和学委疑似带头搞对象,学风还要不要啦!

      一想起刚毕业不久的温柔美丽(重点)大姐姐苦口婆心劝他不要急着早恋,现在还是要以读书为重,等考上重点高中,重点大学,到那时肯定有更优秀的男孩儿追你b

      虞煜悲从心来,你说这都叫什么事儿哟!

      他只好内心催眠自己,就当爸爸牵了个便宜儿子,反正也和男主这家伙一起生活了十年,牺牲一下拉个小手算啥,一分钱没花得个儿子不亏!

      一边吐槽,虞煜顺便扭头瞧了眼身边的柯子夜,见他一副昂首挺胸走路八面带风的滑稽样儿,虞煜差点没忍住笑出声。

      这地主家的傻儿子,哈哈哈,等日后柯子夜成里的霸总了,看他怎么翻小本本嘲笑他!

      对了,得找个机会拍照留证,不然柯子夜不认账怎么办?

      此刻,被腹诽的正主可不知道虞煜在想些什么,他现在还美滋滋的,沉浸在拉到心爱之人小手的喜悦当中无法自拔。

      果然他的青梅就是和其他傻瓜小女孩不一样,手又白又长,骨节分明,虽然不那么柔软,但摸起来特别有感觉。

      好希望上课时间能够再慢一些,走廊再长一些最好永远没有尽头。

      两人心思各异,拉拉扯扯间,初二(3)班近在眼前。

      还不放手,你又想被老师请去喝茶了?虞煜抽了一下手没抽出来,恼了。

      闻言,柯子夜这才从陶醉状态中清醒过来,十分失望地松开手:啊,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虞煜:无言以对。

      合着您还没牵够呢?

      不对,虽然世界之灵影响下所有人都把他当做女孩,可他身体还是男的啊!触感怎么说也和女孩儿不一样吧。

      虞煜狐疑着两只手交叉握住感受一下,咂咂嘴,半点没觉察出哪里让柯子夜这么恋恋不舍来。

      林玉柯子夜窗户被偷偷推开,一个小姑娘警觉地看了看周围,见风平浪静,这才从里探出头,快进来,刚刚老班才来巡视过早自习,看见空位,我说你俩一起上厕所去了。

      一起

      上厕所

      神一样的借口!姑娘,你真是我亲队友!

      虞煜抽了抽嘴角,觉得心好累。他当年上学怎么就那么平淡,没遇到过这么多皮孩子呢?

      嗯,也许是因为当年他更皮吧!

      孩子王擅长以(物)理服人镇压全场皮皮虞心虚地反省一秒,很快便将回忆抛之脑后了。

      进教室,早读,一二节语文课结束,接着是吵吵闹闹的大课间。

      果然如预想的一样,语文课代表刚搬完一垛作业去办公室,回来就高声呼唤虞煜和柯子夜:学委,班长,老班办公室有请~我看她笑里藏刀,局势不妙,估计温水煮青蛙过后就预备大刑伺候了(liao)!

      找打是不是?炫耀语文功底呢?你丫还大刑伺候,我手持狗头铡先把你狗头斩了!柯子夜比了个斩首的手势,眉眼一挑,正经起来天生散发出三分凶气,吓得爱耍贫嘴的语文课代表鼻梁上架着的小眼镜差点没抖在地上。

      呔,柯子夜你这妖怪,别跑,我请林玉大师来治你!

      他嘴上虚张声势,身体却很诚实地躲到了之前开窗提醒的小姑娘座位后面。

      小姑娘也不说话,只看着柯子夜,顺便对斜倚在一旁的虞煜抿嘴一笑。

      躲在女人身后,我都替你丢人。柯子夜撇撇嘴觉得没趣,转头跑去正饶有兴致瞧他们打闹的虞煜身边,阿玉阿玉,我们走吧,李老师估计等急了。

      混在一群正宗中二病少年中间,日常觉得心态变幼稚的虞煜十分淡定:没事,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一回生二回熟嘛。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