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累马 - 过界 不太乖(骨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陈尺是这个星期第五次走神了,根据舍友的发现所计算的是这样没错。

      “我说大尺子,看你一脸肾虚样,不会是有什么数据重复多遍都没搞出来吧,要不然我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事会让你面容这样憔悴、眼睛如此空洞无神了?”

      “有吗?”

      “对呀,诶这么看来好像不是因为实验数据的事情,让我猜猜,最近你总是在固定时间出校门,难道是你……”

      “我去看我妹。”

      “呀猜错了。”

      “我还以为你去密会佳人了。唉我就说像你这种钢铁直男怎么可以会有女朋友。学妹找你要微信你还……”

      “我给了她。”

      “但你不会聊天,别人问你最近在干嘛,你就直接给她聊起了学术。”

      “所以后来我们成为了很好的好友。”

      “学术交流的那种。”舍友一脸“服了”的表情看他。

      “好了,”陈尺打了一盘菜,从旁边给他也拿了双筷子,“你不就是想要她的微信。”

      “还是尺子你懂我。”

      “可是到时候我要和她聊点什么呢?”

      “学术研究。”

      “尺子我是要追她。”

      “那你得先和她熟悉。”

      “大尺子你好会啊,”舍友一脸崇拜,随即疑惑地问他,“那为什么你至今还是条单身狗。”

      陈尺想说,他才不是单身狗,他有妹妹。但是唇角微微张开一条缝,他就意识到不对,紧紧地抿住了唇。

      “诶诶尺子别生气啊,”见他不说话了,舍友急道,“单身好啊单身妙,单身没有女友闹。”

      陈尺一脸冷漠。

      难道陈尺有喜欢的人想和她谈恋爱了,他这段话说得岂不是很不合时宜?于是他紧急补救道。

      “而且尺子我跟你说,最重要的是,一直单身没人日,女友将来爱死你。”

      旁边刚好有两个女生经过,可能是不小心听到他们的谈话,走远了就一直捂着嘴偷笑。

      陈尺端起菜,扭头面色复杂地看他。

      “你别不信,女生可能会因为别的优点而忍受她不是你的第一个,便退让想要成为你的最后一个,但如果她能够是你的第一个以及唯一一个,肯定会因此对你大生好感的。”

      “只能说人性如此而已。”

      “你说的的确很有道理。”陈尺端起菜坐到食堂角落,赞同道。

      “我呢,可能比较保守,绝对不会有婚前性行为,”舍友趁机谈起自己的恋爱观,“而且还理想主义,只想和对方一生只爱一个人。”

      “那很好。”

      “我还以为你会嘲笑我呢?”

      陈尺抬眼望他。

      “或者说些什么试错啊性解放什么的。”

      “每个人都有因为人生经历而拥有不同选择的权利。”

      陈尺牙齿咀嚼了几下,忽然问道:“性与爱真的能够成功地分开吗?”

      “啊尺子你说的这个问题太过复杂了,但应该可以吧,反正有人是可以的。生殖与性早就分离了,爱当然也可以和性分离。”

      “不过我觉得,”舍友吞咽着一片白菜,含糊不清地说道,“得分人。”

      “像你这样的人肯定是分不开的。”

      “……”

      “你看像你这种万年铁树是不是还是处男啊?”

      陈尺沉默了一会,从鸡腿上咬下一块肉,咀嚼吞咽下去,才轻轻地对他说:“我不是。”

      正在吃饭的舍友迷茫了一会,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眸子里满是惊讶。

      “不会吧,连你都不处男?你不是从来都没谈过女朋友没喜欢过的人吗?尺子听哥一句劝,别去嫖娼,嫖娼脏啊。”

      “我没有。”

      舍友感觉自己被欺骗了,好兄弟陈尺人设崩塌。难道他们寝室就只有他一个老实人了吗?

      “是约炮吗?”他颤巍巍地问道。

      “想什么,肯定不是。”

      他眼里泛起惊异的光,但没继续问下去,只是安安静静地埋头吃饭了。

      陈尺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只好放下筷子开口道:“不是强奸。”虽然不是自愿,但也不是强奸。

      他不愿让妹妹在别人眼里是个强奸犯,而且还是强奸自己哥哥的强奸犯,虽然别人并不知道其实他的第一次是和他的亲生妹妹。

      舍友就彻底迷糊了,到底是什么啊。他再问,其他的陈尺便不肯再说了。

      后来舍友想了很久,才想明白,原来他说的是五指姑娘啊。害,逗他这样的老实人有意思嘛。这点他要严厉谴责。有时候他也会和五指姑娘约会的嘛,都是成年人了,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

      做完实验后,犹豫了很久,陈尺还是点开了陈梓的朋友圈。

      她和小涵去吃了火锅,玩了投篮,吊了娃娃,爬了山,还逛了美食街。。

      她们玩得很开心。

      开心到好像根本就不在意今天就是他们约定结束的日期。

      “这样我就放心了。”

      他捂着胸口,坐在被床帘挡住光亮的床上,轻轻地自言自语。

      于是他准备给自己一个轻松愉快的微笑,然后他唇角就被扯了起来。

      没意思,他又松开了唇角的肌肉。

      陈梓好像要将他遗忘了。

      一月过后,她很守信地没有调戏过他,没有强迫他做出各种羞耻的动作。她大概是很自然地把这件事遗忘了,也很坦然地准备和他做回兄妹。她更没有故意冷淡,只是和没有喜欢上他仅仅是把他当做哥哥的时候一样,像个乖乖巧巧只不过是稍微有一点点粘人的妹妹。

      甚至比以前更像个妹妹了。

      明明和以前没什么区别,但陈尺却总能看出以前发现不了的差别。

      比如,她和以前一样,都会自然地和他谈起身边发生的事,但上次她就隐去了人名。还比如,有时候他会发给妹妹有关女性健康的科普,她总是会和他讨论。但最近明显讨论得少了。更甚至,以前和他视频的时候,她总是大大咧咧,不注意衣着,说了也不听,我行我素的,但现她和他视频,连手臂都要包裹起来。

      更明显的是,以前她总是会在晚上找他要几个g的学习资料。每次他都没有,只好问别人要。而他们看的大多都不适合妹妹,所以对此根本没兴趣的哥哥,只好老老实实地上网挂梯子替妹妹找资源。更过分的是,她向他要资源,看了冲了爽了还和他讨论感受。

      他没看,当然也就没什么感受。每次还要硬着头皮回复她。委婉提醒她,她便无辜地问他为什么,搞得他都觉得自己小题大做冤枉妹妹了。不过也因此,陈尺知道自己那里比平均水平大很多。

      现在想来,原来他们越界的地方就已经有了那么多了。

      意识到这些,陈尺心中泛起大片大片的焦灼与惶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