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累马 - 舔弄 不太乖(骨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同时陈梓将脚曲起,盘在他的脖颈上,动一动,阴唇便向他打开一会,又羞涩地闭合,像是在欲拒还迎地邀请他。

      也许是之前大开闸门,陈尺那点犹豫也被磨平了些,微红着耳根,他目光沉静而又平和,纤细的手指抓住小腿肚,又轻又柔地推动打开她的双腿,腿间遮掩的风景也逐渐现形,肉缝里湿润着黏腻腻的液体,两片花瓣也大胆地露出里面透明的汁液,他目光沉了沉,呼吸愈发黏重,神色也变得微妙古怪起来。

      “哥哥是在想什么啊,一直这样看着。”陈梓用脚心蹭了蹭他的两侧脖颈,故意抬起臀,将身下风景送给他看。

      陈尺失控地按压了一下她的腿肚,粗重的呼吸与逐渐急促的喘息在寂静的空气里表现得很是清晰。

      陈梓敢肯定,哥哥一定是看硬了。想到这,她有些得意。还说什么不喜欢,身体不还是那么诚实嘛。

      “抱歉。”陈尺的声音压抑着喘,带点沙哑气的柔,听起来很是性感。这一瞬她很想把他按到地面,狠狠地欺负他。用脚踩着他的阴茎,把他的阴茎踩到挺立,把他踩到失禁,控制不住地喷射出来。但却还贞洁烈夫似的,死死地咬着唇,把唇瓣咬到泛白,眼里闪着迷离恍惚的泪光,不让自己被欲望支配。可还是控制不住,把周围弄得脏兮兮的。茫然地看看四周,又崩溃地哭泣,失助地屈膝缩成一团。

      陈梓心里有点轻微的刺痛,为自己对哥哥的毁灭欲与支配欲而内疚。哥哥又不是m,不会喜欢这样的……

      就在她东想西想的空隙,哥哥已经缓缓靠近,像是要朝拜她一样。

      陈尺手心朝上,托住她的臀部,伏在她身下,用他的唇贴近她,呼吸喷洒在她难耐的阴唇上,温热的气息让她下面麻麻的。然后呼吸更加靠近,哥哥柔软得如同玫瑰花瓣的唇绽放在她的阴唇之上。他像是初生的小奶猫一样,伸出舌尖试探性地舔了舔,强烈的刺激让陈梓一下子就抓住旁边的空调被。陈尺舔了下,便用嘴含住了她两片欲求不满的阴唇,他的脸紧紧地贴在她的腿间,温热的口腔正散发着湿润潮湿而又温暖的气息。哥哥含住住她的阴唇后,又吮又吸起来,最后嘬了一口,发出色情的响声,便松开她变得羞涩的阴唇。她轻轻地唔了声。身子带动着臀瓣颤动。哥哥用舌头顶开阴唇,上下舔弄了几下,便后退,从阴蒂往上舔上到阴唇,期间碰到翘立的花核。

      “……啊,哥哥。”

      意识仿佛在漂移,类似电流的物质自他触碰到的地方传感到大脑,她已经分不清现在她所处的位置了,似乎脑袋已经消失,只留下高度刺激的快感,陈梓禁受不住,用腿夹住他的头,可又被他用两臂推开,把她挤到沙发靠背上,用舌头舔弄,用舌尖点触,用力地顶上她肿胀充血的花核。挤压,舌尖舔按下去。

      她避无可避、逃无可逃,在他嘴里,被猛烈地舔到高潮。

      “哥哥,是你把我弄成这样的……”她抱着他的脖颈,呼吸着,低声道。

      然后也是哥哥把她清洗掉的。

      陈梓大爷似的,一动不动,全程让哥哥抱着她去浴室,让他用花洒冲洗她,让他用沐浴露涂满自己,让他扒开花穴洗干净。

      有时候还点点他再次翘起的性器,懒洋洋地问他:“嗯哥哥要不要我……”

      “我自己会处理。”

      “哥哥要怎么处理啊?”她眨眨眼,好奇地问他。

      “……”

      “是自撸吗?”她沉思了会,一本正经地发问。

      “好了,橙子,你洗完了,穿好衣服,出去睡觉吧。”

      陈梓想呆在这看,但陈尺一把抱起她,把她送到了床上,并且盖好了空调被。期间一气呵成。

      算了,反正今天已经欺负够哥哥了,等明天再欺负。睡觉。

      就是不知道,哥哥在撸动的时候,会不会照着浴室的镜子……会不会想到自己呢。

      反正今天哥哥主动,是个很好的开始,陈梓喜滋滋地睡着了。但她不知道的是,陈尺站在镜子前,照着自己被淋湿的发,目光沉沉,神情恍惚,完全不顾自己早已肿胀得有些发紧疼痛的阴茎。

      照了会,又机械般地拿起花洒,向冷水方向转动,水量调到最大,对着镜子里脸色苍白的自己,使劲地冲击着自己白腻的皮肤。

      直到遭受虐待的阴茎软塌塌地垂下来,他才怔然地拿起浴巾擦干身子,穿上睡衣。

      他现在心里很空,很空,像是无底洞,吸吮着身体里所有的情绪与感觉。

      等到他游魂似地收拾好作案现场,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他不是要像死鱼一样,让妹妹死心吗?

      但是如果要让妹妹死心的话,为什么一开始就不……

      他迅速停止这个思考。

      过完这一个月就好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