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累马 - 6 不太乖(骨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于是在烈日当空的夏日,他几乎是冒着冷气地带着妹妹逛完了他们偌大的校园。

      “哥原来大学是这样的吗?”

      “哥你在这片林子呆过吗?”

      “哥这条湖你走过吗?”

      “……”

      期间还遇到他的同学。

      他们大概都被陈梓的伪装欺骗了,纷纷指责他过于冷淡。更有甚者,趁着他们在食堂吃饭,偷偷溜到陈尺身边,撞击他的手肘,带着几羡慕与恨铁不成钢在他耳边小声说到。

      “陈尺你怎么了?之前还总是念叨自己的妹妹,最近咋那么冷漠,这么乖巧可爱的妹妹大老远地亲自来找你,你都摆出这一副臭脸,要是老污头压榨你了情绪不好也不该发泄到妹妹身上啊。”

      陈尺看着对面乖巧扒拉米饭的妹妹,一脸冷漠。

      “说了你你还不高兴呢,要是我有个像你妹妹一样的……”

      他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凭本能地打断舍友的假设。

      “可惜她现在是我的妹妹。”

      “唉不是我说你,有这么好的妹妹还不好好珍惜。”

      此时一无所知的陈梓正好抬头望过去,露出个甜甜的笑容。就好像知道他在为她说话,特意感激他似的。

      卧槽要融化爱给你心给你都给你全都给你。

      陈尺脸色更冷了。

      夕阳落了下来,陈梓走到林荫小道上,踩着转瞬即逝的余晖,向道路尽头走去。而陈尺跟着身后,眼神冷淡之中还透出几分迷茫。

      发生了那件事后,气归气,他也没想过报复,甚至第一反应是,怎么把损失减少到最低。以及,更重要的是,他们以后还怎么好好做兄妹。

      其实很早之前他就隐隐约约意识到,妹妹对他的感情与正常兄妹不一样。有时候她会装受伤可怜兮兮地要他抱靠在他肩头用胸蹭他。还异常热爱和他一起看恐怖片,每次都害怕地蹿到他怀里,头伏在他的大腿上,非要他用手轻轻地拍拍她的背,好声好语柔声柔气地安慰她。明明对妈妈没有半点感觉了,还假装怀念妈妈,抱着他小声抽泣。

      让他确认的是,他听过她一边喊他的名字,一边发出愉悦又痛苦的声音。

      那时候他刚好在厕所里,而她就靠在厕所门口。那一天他偷偷回家想给她个惊喜,因为太晚,就没告诉她,去厕所刚好没有开灯。

      他在里面甚至能够想像出她把手慢慢放进身下的场景。

      但他不敢去想象,将之前的一切串起来,只觉得震惊与悲痛。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妹妹会对他产生这种不健康的感情呢?他仔细回忆起初中到大学发生的事情,可悲的是,一无所获。

      或许是他的教育出了问题?

      是他没给予他足够、并且有边界的安全感,她才会如此?

      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去自怨自艾痛苦不堪已经无用,他想去纠正她,想去将他们失序的关系扳回正轨。

      “……小……梓……”发生那样的事,他对于小橙子这个昵称,实在是难以出口。

      陈梓回头疑惑地嗯了声。

      “你有什么打算吗?”

      “有啊。”陈梓见哥哥主动和她说话,语气都兴奋了几分呢,“我准备先在这租一间房子,打一个月的工,等我开学了就和哥哥一起住到里面去。唔哥哥只要有时间就可以来。不强迫哥哥不住宿的。还有,以后哥哥工作了,我们再另外找房子住。”

      他越听,眉头皱得越紧。

      “你有问过我吗?”

      “可是哥这不是我以前说要报考大学的时候,我们约定好的吗?”

      那是他还不知道她对他是这样的心思、也未曾发生那样不可挽回的事。她怎么还能一脸无辜样。

      “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

      “……为什么啊?”她弱弱地问。

      她好像在假装那件事没有发生过。

      可他却还那么在意纠结。

      就好像是他被抛弃了似的。

      陈尺一瞬间就冷静下来了,他缓了缓语气道:“没什么,只是以后我也要和别人成家,带着你不合适。”

      “哦,哥,我知道了。”

      他不去看她说这话的眼神,心却仍然像是被钝刀子慢慢割却还割不断那样痛。

      “哥那我去旅馆先住一晚吧。”陈梓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明天见,不要太想我了哦。”

      陈梓自己一个人默默回去了,陈尺在即将褪色的余晖下,望着她在这条又长又清寂的大道逐渐远去。

      陈梓到旅馆的时候,接到了陈尺的电话,对方要她好好检查旅馆有没有摄像头之类的东西。并且叮嘱她尽量不要暴露自己的隐私部位。陈梓平淡无波地说好,打着哈欠敷衍他。结果没多久他又打来电话,要她开门。进门帮她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仔仔细细地检查后,才放心离开。

      而陈梓依旧淡淡然地站在原地,黝黑的眸子近乎冷漠地注视着他。

      明天她并未去找他,直到他坐立难安给她打电话,才知道她自己去世之窗玩了。

      还发了朋友圈,笑容灿烂,洋溢着暖暖的光,没有他,也玩得很开心。

      也许妹妹自己想通了,选择了若无其事回到从前。

      这样也好。他松了半口气。

      租房子的事情,他问她要不要帮忙,她拒绝了。在要搬家的时候,她倒是让他去了。

      她东西也不多,就简简单单一个行李箱,主要是新租的房子要打扫打扫。

      陈尺习惯性地让她坐到一边,独自一人去打扫。而陈梓也没半点不好意思,心安理得地坐到沙发上玩手机。

      当陈尺前来拖地的时候,她打开了电视。电视开的那一瞬,她拖着兔子拖鞋哒哒地坐回沙发,撑着下巴乖巧又认真地看着电视。

      好像又回到了从前。

      错位的感觉让陈尺心里涌现出一股奇异的暖与安心。

      可是接下来的画面,让他心里的那点暖,荡然无存。

      和他家一模一样的床上,躺着和一个他一模一样的男人,有了来了一个和他妹妹一模一样的女人,坐在了他的腿上,捆绑着他的双手。她企图侵犯他,她在侵犯他。

      “你想要干什么?”陈尺语气不稳地质问她。

      “哥哥,先别急着生气嘛,”陈梓嘴角勾起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甜甜的梨涡里盛满了暖光,她黝黑的眸子端的是一副天真无辜,“作为妹妹,左思右想,还是觉得哥哥理应有知情权的。”

      “就录了下来,准备告诉哥哥一切细节啦。所以哥哥开心吗?”

      ——

      下一章就开车了,大家猜是什么羞耻play呢。反正和现在哥哥的状态有关。后面有巨多play,其实这篇就是为了写车搞的,清水了两章终于可以开了,哦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