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不是鸟 - 18被肏的连连泄身高潮迭起,内射浓精 互换身体后我强啪了竹马(高H1V1甜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第18章

      “我快些。”顾风一急,力度便没了分寸,腰身用力一挺,直直插入一截肉柱。

      撑的苏宛宛拱起腰身,嘤咛出声。

      “啊~~轻~~轻点~~”

      她并不痛,可他动作一旦过大,摩擦产生的快意,就让她适应不了,实在不知该怎么去缓解。

      顾风现下却实在是绷不住了,只放缓了力度,肉棒继续一寸寸的挺入,直到龟头抵到她娇嫩的花芯,稍稍一顶马眼便有被吸绞住的触感。

      爽的顾风头皮发麻,险些控制不住叫出声来。

      “嗯~~唔~~别~别动~不要动!”苏宛宛双手紧紧攀上顾风的肩膀,身子瞬间紧绷起来。

      刚刚的快意酥爽奇妙,她实在有些招架不住,整个身子僵的不行。

      顾风不明所以,只得停下动作,喘息浓重询问:“怎么了?”

      “不......知道,我~~我~有点受不了~~”苏宛宛轻咬着下唇,脸红到滴血。

      受不了?!顾风难以置信,他们根本都还没开始做,只算插了进去,而且根本没全部插入,只是顶到了花芯,顾风担心再次出现去医院的事,才作罢不入了。

      他还没动,她就说受不了!

      她那晚可是不管不顾的横冲直撞的!这个小女人太双标了。

      “做几次就习惯了。”顾风的耐力实在是到极限了。

      何况他那物尺寸太大,埋在穴里实在难受,顾风说罢挺到腰杆轻轻抽送起来,不过是最原始的动作,可抽插贯穿间,却涌出无比的快意。

      甬道现下虽有些干涩,顾风觉得肉棒被磨扯的有些痛,可没抽送没几下,甬道里的蜜液便越来越多,抽插间噗嗤噗嗤的水声越来越响,顾风也越发乐在其中,真真感受到了这其中的乐趣。

      只是身下的苏宛宛,双眸紧闭,随着冲撞身子晃动,除了呻吟声没停以外,再也不睁眼看他。

      “为什么不睁眼?”顾风实在耐不住询问。

      她绝对不要睁眼!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现在的顾风。

      而且这滋味实在是有些超出她的预测,坚硬的肉棒次次撞击她柔软的蕊芯,没有难受的疼痛不说,反而似乎将所有瘙痒都戳的烟消云散,莫名的酥爽感从阴道涌至四肢百骸,让她难耐到不知所措,只能紧紧揪住身下的被子。

      她已经忍着快意不敢叫的太过,可他肉棒每一下的顶撞,都让她快意无比,实在是太过爽快,她硬忍着,也娇喘呻吟不断。

      “你要再不睁眼,我可没那么温柔了。”顾风哑声道。

      他忍的难受,只想将他这子孙根全数埋进去,狠狠的占有她,可偏偏又怕伤了她,只敢这九浅一深的顶弄,虽也舒爽,可实在有些不痛不痒的。

      “随你~”苏宛宛口中溢出两个字。

      一是她实在不敢睁眼,二是她也隐隐有些期待。

      顾风得了首肯,也不想再憋忍着,这才撑起手臂,健腰蓄力将坚硬炙热的龟头,一次次用力顶入她软嫩的蕊芯处。

      苏宛宛娇软的花穴被顾风插的淫水飞溅,她也抑制不住,呻吟娇喘一声高过一声,他干了她十几分钟,她小泄了两次身,全身颤的不行。

      他毫无章法的顶着蕊芯狠肏起来,那酥爽的滋味简直让她感觉身子抛上了云端,浑身酥酥麻麻轻飘飘的,脑海里一片混沌。

      她抑制不住哭喊出声:“啊~~啊~~顾风~~~不要~~不要一直顶那里~~唔~~怎么办~~”

      苏宛宛此时双眸噙泪,终于睁开眼睛看向顾风,她哭喊着怎么办,是因为身体爽到无以复加,她实在不知怎么排解。

      她娇娇软软的叫床声娇媚入骨,顾风此次也算是初尝情欲,本就快要忍不住了,听到她的叫床声,瞬间便被刺激的泄了身,炙热的浓精一股股喷射到苏宛宛的蕊芯,第一次接收男人阳精的苏宛宛,被烫的浑身哆嗦起来,再次爽到了高潮。

      射完爽完后,顾风的肉棒没有从宛宛身体里抽出,他有些怅然若失,做爱的滋味,比他预想中要爽快的多,这次他用要她偿还的理由,下次又该用什么理由?

      现在两人的关系,做朋友是不可能了,如果苏宛宛不喜欢他,不愿意做他女朋友,以后两个又该用什么身份继续住在同一屋檐呢?

      “我要去洗澡。”苏宛宛声音嘶哑,轻轻碰了碰正在失神的顾风。

      这一次虽然时间并不长,不过二十多分钟,但她几乎是从头叫到了尾,嗓子不哑才怪。

      顾风有些贪恋埋在她身体里的滋味,并不太想起身。

      沉吟了片刻,硬撑着道:“那晚你可做了好几次,债还没还完。”

      她隐约记得是不止一次,可她现在已经累的骨头都软了,再来几次不得要她小命吗?

      “那晚我做了几次啊?”苏宛宛颤声询问。

      “约莫有七八次吧。”顾风头一次脸不红心不跳的撒了谎。

      苏宛宛大惊失色:“这.......这么多次。”

      以她现在的感受,要真再做个六七次,不得死在床上啊!

      苏宛宛喃喃道:“顾风,这么着行不行?这债我先欠着,分次还行不行?”

      喝酒误事啊!苏宛宛心里后悔万分!

      顾风闻言险些没绷住笑出声来,面上却再严肃不过,拧了拧眉头道:“那拉扯不清的,实在麻烦。”

      “等.....等我后面适应了,你多~多做几次也行,今天我真的累的不行了,你能不能.....先~先拿出来?”苏宛宛小脸红到了耳根。

      顾风故作勉强道:“嗯,只好如此了。”

      说罢,直起身子,将疲软的肉棒从她穴中抽出,白浊的精液立刻从甬道里溢出,被摩擦的有些微红的穴口映着浓稠的精液,看起来实在香艳又淫靡。

      顾风喉头一涩,身子又隐隐有些反应。

      怕一次将她弄怕了,顾风忙拉过一旁的睡袍,披在身上,起身道:“我回房了,你先洗,洗好给我发个信息。”

      “嗯。”苏宛宛点点头,不敢抬眼去看顾风。

      洗澡时,清洗着有些火辣辣的下体时,苏宛宛仍觉得跟做梦一般,她和顾风做爱了,而且.....那么激烈舒爽。

      可他们现在到底算什么关系?!顾风不表白,她现下不知怎的,明知顾风喜欢她,却不敢去确定恋爱关系了。

      难不成是炮友吗!

      想起顾风今天和宋文萱站在一起的画面,他不表白是想两边都吊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