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转 - 第734章 足够了(大结局 woo18) 木叶之鼬神再现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第七百二十九章

      今天又是一年一度忍者学校毕业生毕业的日子。

      忍者学校一楼,最左侧的一间教室中。

      水门站在讲台上,望着眼前一张张稚嫩的面孔,面带微笑的做着演讲。

      最终,他在所有毕业生期盼的目光中宣布道。

      “恭喜你们,完成了忍者学校的毕业考核,从现在起,你们就是真正的忍者了!”

      “欧耶!”

      顿时间,整间教室内爆发出欢呼雀跃的兴奋呼喊声。

      紧接着在忍校教师的引导下,这些毕业生们按照所坐位置的顺序起身,排队走到水门面前,领取代表着木叶忍者的护额。

      水门从面前的桌案上拿起一件护额,目光转向第一名领取护额的新生。

      女孩身材高挑,身高比起同龄人要高上许多,她留着一头黑色的长发,被一根发带系成单马尾,她上身穿着一件纯白色的短袖,下身则是至膝的短裤。

      简单的装束,却是更加能够凸显出女孩身上的青春朝气,她恭敬地冲着水门点点头。

      “恭喜你。”

      水门将护额递给女孩,这个排序代表着女孩毕业生第一名的身份。

      在忍者学校中,眼前的女孩无疑是极为亮眼的存在,就连一年级的新生都是听过她的名字。

      宇智波丸。

      不过丸在同龄人内拥有的名气与她的父亲并没有任何关系,全部都是靠她自己努力得来的。

      丸接过护额,黑色的眼瞳里闪烁着喜悦的神采,她迫不及待的撩开自己额前的刘海,将护额系了上去。

      水门紧接着面带微笑的将护额交给了第二名学生

      毕业典礼结束后,第二天才是分班以及宣布各班指导上忍的名单。

      丸在与同伴们融洽的交谈中,走出了忍者学校。

      今年已经十二岁的她并不再继续家长的接送。

      拜别了同伴后,丸身形轻盈一纵,便是朝着宇智波一族的方向掠去。

      当到达宇智波的区域后,她并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径自前往了一族边缘的森林训练场。

      沙沙!

      女孩穿过树丛,落在训练场中。

      丸微微一怔,因为有一道熟悉的身影,似是已经在这里等待着她很久了。

      “佐助叔叔?”丸惊讶的道。

      佐助转过身子,淡笑道:“毕业典礼结束后,你果然会来这里。”

      丸偏头,蹙眉疑惑道:“佐助叔叔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们是一样的啊。”

      佐助淡笑,也不继续多作解释。

      但聪慧的丸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因为无论是在丸还是佐助心中,都有着共同的一个目标。

      虽说有着鼬那样的亲人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事,可是分别作为鼬的女儿和兄弟,他们承受的压力也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这种压力既是动力。

      “说起来,今天你不用陪着佐良娜吗,我记着你上次答应过她某件事来着。”丸轻笑了笑。

      面色从容的佐助,脸上立马渗出了细汗。

      “你果然是忘了呢。”

      丸无奈地摊了摊手,能够让自己这个佐助叔叔一句话就慌神,也就只有在关乎到他女儿的时候了。

      “抱歉。”

      说着,佐助便是要离开。

      “放心吧,佐良娜这个时候都没来找你,我想应该是爸爸已经带她去了吧。”

      丸咯咯笑道,不过旋即恢复了正色道:“所以说,佐助叔叔你来这里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佐助这才反应过来,丸是在调笑自己。

      他面庞抖了抖,道:“从明天开始你就要作为真正的忍者执行任务,所以我打算现在开始教导你进行真正的实战。”

      “谢谢佐助叔叔。”

      丸凑到佐助身边,挽着他的手臂笑吟吟的道,她明白这就是佐助对她宠爱的方式。

      并且她也觉得这种庆祝毕业典礼的方式,酷极了!

      丸反手拿出一把苦无,向外一跳,刚才像是小鹿一样倚在佐助身边的女孩,整个人浑身的气势即刻产生改变。

      唰!

      下一瞬,她毫无保留的冲向了佐助,手中苦无蓦地斩下。

      佐助也是拿着一把苦无,迎击而上。

      铛!

      两柄苦无交击,火光迸溅

      木叶村的繁华区内。

      熙攘的人群中,鼬牵着一个短发小女孩的手缓步前行。

      女孩白皙的皮肤中透着健康的红色,一双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她右手臂弯中夹着一个可爱的娃娃。

      忽然间,她的注意力被一名身穿宽大黑袍的男子吸引,男子戴着宽大的兜帽,令人看不清其面目。

      男子的速度太快,致使宇智波佐良娜认为那只是错觉。

      但与此同时,鼬的视线也是停顿在那人身上,与之侧过的眸子相视在一起。

      “宇智波斑”

      鼬内心低喃道,对于斑出现在木叶这种事,他并没有觉得太过奇怪。

      经过与大筒木金式与桃式的一战后,五影也都是默认了宇智波斑的存在,虽然仍旧没有多少世人知晓这个发起了十几年前那场大战的罪魁祸首仍然活着。

      但对于忍者世界来说,斑的存在无疑已经算作是良性的。

      忽然间,斑的视线移开,停顿在了佐良娜的身上。

      他的脚步突然顿住,似乎是怔在原地。

      佐良娜也是得以看清斑的面庞,眼前虽然不断地有着人流掠过,不过她还是能察觉到,这个人看着自己的眼神情绪好像有些复杂。

      “泉奈”

      斑心脏一颤,有着片刻的失神。

      说起来也有些奇怪,佐良娜并不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很奇怪,反而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那张稚嫩的小脸顿时浮现出浅浅的笑意。

      不过斑的神色马上就恢复了正常,闪身掠走,消失在人群之中。

      鼬察觉到了斑的异常,不过他可以确定斑对佐良娜没有敌意,所以继续领着她在村子里游玩

      木叶颜岩上方的空地上,也已经建立了许多的建筑物。

      在颜岩边缘,斑望着下方喧闹的村子,低喃道:“刚才的女孩,是宇智波佐助的孩子吗?”

      佐助本来就与斑的弟弟很像,佐良娜是佐助的女儿,她长得有些像小时候的宇智波泉奈,也就是斑的亲弟弟。

      斑眼帘低垂,在很多年以前,年少时的他与还留着滑稽头型的千手柱间第一次站在这里,他仍旧记得那时候柱间说的话。

      【就在这里,建立一个属于我们的村落吧。】

      时过境迁,他看着初代的颜岩,笑道:“柱间,我曾经的梦想是一场梦,而那个被我放弃了的梦想,那是你的梦想,延续至今”

      他站在原地笑了笑,心头有着说不清的情绪涌动

      天色渐渐黑了,不过木叶村仍旧是灯火通明。

      族长家。

      正厅中摆放着一张大桌子,桌面上摆满料理。

      “讨厌鬼,这是我的东西,你给我放下!”

      佐良娜十分嫌弃的看着屋子里的一个金头发的男孩,男孩看起来与她年纪相近。

      “嘁,有什么了不起的,要不是小葵喜欢的话,谁会对这种东西感兴趣。”

      男孩双手插着口袋,撇了撇嘴道。

      “你这是什么态度,既然要借别人东西的话,起码给我坦诚一点。”佐良娜咬牙愤愤地道。

      波风博人刚想辩驳,就被身边的雏田柔声打断:“博人,你的确应该给佐良娜道歉,就算是妹妹喜欢的东西,也要征得别人的同意才行哦。”

      “我知道了。”

      博人不敢忤逆自己的母亲,然而实际上根本就没有任何行动。

      佐良娜双手环抱,道:“真是个不可爱的家伙。”

      虽然她这么说,可还是把手中的新娃娃递给了雏田怀中的短发小女孩。

      “谢谢。”

      小葵虽然只有一岁,但却十分的有礼貌,语言有些晦涩的向佐良娜进行道谢。

      看着自己妹妹开心的样子,以及佐良娜的诚挚,博人忽然感觉到了有些羞愧。

      他双手插着口袋,对女孩说道:“谢谢你,刚刚对不起。”

      然而佐良娜根本不理会他,继续与小葵进行互动

      今天是水门以及鼬两家人的聚餐。

      这场聚餐的焦点当然是宇智波佐良娜、波风博人与波风向日葵这三个孩子。

      “伯父做的料理真好吃。”

      佐良娜小嘴抿着筷子,小脸不由自主的凑向身边的鼬。

      鼬宠溺的摸了摸女孩的头发。

      “君麻吕叔叔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啊。”小丸看向水门问道。

      “应该就在这两天。”

      水门回答道,君麻吕毕竟出身自水之国的辉夜一族,所以每隔几年,在他生日的时候,君麻吕都会回到辉夜一族曾经的村落看看。

      他身上的血继病则已经是在数年之前被纲手彻底根治。

      “小丸,恭喜你顺利的毕业。”

      玖辛奈则仍旧是大大咧咧的性格,她举起手中的饮料杯,与丸的杯子对碰在了一起。

      气氛热闹至极

      聚会结束后,水门暂留,鼬将今天在木叶大街上看到了斑的消息告诉给了水门。

      水门点点头。

      鼬说道:“如果今天宁次能来的话,小葵应该会更开心吧。”

      “族长更替可不是什么小事,尤其还是宁次,必须尽快熟悉族中的事务啊”

      水门说道,现今木叶的日向一族中,已经没有了什么宗家与分家之分。

      而在同辈人中,自然没有人比宁次更加适合族长的位置。

      不过想要坐稳这个位置,彻底消除曾经分家与宗家的芥蒂,宁次还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努力才行。

      当然,分家笼中鸟的咒印也已经是被水门玖辛奈联手破解。

      “我这段时间一直在考虑新任火影的人选。”

      水门看着鼬,虽然他现在身体仍然健康,但火影的这个职位,他心想也是交给下一代的时候了。

      “按照程序,这事还在预设阶段,我是不该知道的吧。”

      鼬说道,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对于火影之位,他并没有什么欲望。

      “好吧。”

      水门只得无奈的笑了笑

      与水门分别后,鼬回到家中。

      孩子们都已经入睡,进入正厅,美琴还在整理着房间,而富岳则是坐在偏厅中处理着一些警备部队的事物。

      这时,透过一侧的窗户,有些阴冷的月光洒了进来。

      月光打在鼬的脸上,倒映在房间的地板中,这种感觉,忽然是让鼬想起了往事。

      他心脏微微一震。

      “老公,怎么了?”

      旁边的泉察觉到鼬脸色瞬间的异常,询问道。

      鼬摇摇头,轻笑道:“没事,只是突然想起了小时候被父亲教训的时候。”

      泉偏头望着他,然后将头贴在了鼬的胸膛上。

      柔嫩的手掌,轻轻地拍打在鼬的胸膛。

      那股温软的感觉,平抚了鼬内心的情绪。

      他的确是想起了一些事,许多年前,在同样月光阴冷的夜晚,他持刀灭族的事。

      这件事一直都是鼬的心病。

      鼬无法把它告诉给任何人,泉也不行。

      以后,鼬也打算将这件事埋藏在心底。

      那件事,他虽然不后悔,但一直愧疚着。

      是对是错,又有谁说得清楚。

      在鼬心中,他从来都不想被当成什么天才,也不贪慕英雄之名,只想好好的守护自己所爱着的村子和人们。

      直至目前为止,这些,鼬都做到了。

      这样,就足够了

      小说+影视在线:『po1⒏mobi』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