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转 - 第4章 守护的决心 木叶之鼬神再现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第四章

      砰!

      鼬的头重重磕在木制的地板上,声音清晰可闻。

      “鼬,你这是在干什么?”

      美琴面露惊色,快步的走到了鼬前方蹲下,伸出手搀扶他。

      但这时鼬在用力挣扎,不想起来,亦或说不敢起来。

      他以这样的方式将布满挣扎愧疚的脸埋在地上。

      “哇哇!”

      摇篮中的佐助,在看到了鼬的反应后,再是大哭了起来。

      “你说话啊,究竟发生了什么,告诉妈妈。”

      美琴扶着鼬的一条手臂,眉头紧蹙着,但仍是保持着柔和的语气在劝导着鼬。

      她自是不可能知道这个时候鼬内心的挣扎,自然也就无从开导。

      美琴昨天才刚下产下佐助,再加上今天一大早就得去参与族中的重要会议,以及回家看到鼬的这副模样,一时焦急的情绪涌上了心头。

      她的身子突然一软,就要向着一旁倒下。

      这时,一只强有力的手掌出现在身边扶住了美琴,自是富岳。

      “美琴,你没事吧?”富岳担忧的问道。

      “妈妈,您怎么了?”

      听到富岳的声音,鼬立刻的抬起头,担忧说道。

      他的额头上,因为刚才的举动,磕的发红。

      “鼬?!”

      眼前的富岳和美琴同时看到了鼬此时的神情,为之一惊。

      “我没事。”

      美琴见到鼬的伤势,神情慌乱,冲着鼬伸出手,并且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了?”

      鼬难以开口,脸色显得挣扎,没有回答。

      在富岳的搀扶下,美琴站了起来,她还想继续追问。

      富岳突然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你先去看看佐助怎么样了,剩下的事情我来问他。”

      美琴蹙着眉头,分别是看了富岳和鼬父子两人一眼,点了点头,走向了摇篮。

      “起来。”

      富岳俯瞰着跪在地上的鼬,沉声说道。

      鼬的身体这时仍是在轻微的抖动,他也并不想起来。

      他现在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弥补父母,所以一向聪明机敏的他,却是选择了这种最愚笨的方式。

      “你想让你的母亲因为你继续担心,弟弟接着哭泣吗?”

      “我再说一次,给我起来!”富岳渐渐皱起了眉头。

      鼬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所做的事情会让父母感到担心,立刻就要站起来。

      但他刚才下跪的时候太是用力,所以在站起来之时,膝盖感觉到一软。

      富岳及时的伸出手,扶住了他。

      停顿了几秒钟后,他看着鼬,道:“自己能站了吗?”

      “嗯。”鼬点了点头。

      富岳撤回手掌,转身向着门外走去,并且说道:“跟我来。”

      鼬在原地微微怔了一怔,跟着富岳向外走去。

      这个时候,美琴将佐助抱进怀里,慢慢的用手上下抚摸着他的背,让他平复下来。

      在佐助的哭声稍微减弱了一些以后,她回过眸子,望着刚好走出去的鼬的背影,眉头还是紧蹙着。

      “老公...”

      但是她并没有跟上富岳和鼬,美琴相信,前者会将这件事情处理好。

      ...

      富岳带着鼬走出房间,来到庭院之中。

      “对不起...”

      鼬站在富岳的面前,不敢抬头,只能是为自己刚才做出的愚蠢举动道歉。

      “把头抬起来,看着我。”富岳神情肃然的说道。

      这与鼬记忆中的父亲一模一样,他缓缓地抬起头来,眼中的逃避和愧疚,丝毫没有减轻。

      “你不打算向我和你的妈妈解释一下吗?”富岳问道。

      “爸爸,我...”

      鼬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拳身。

      虽然还没有完全搞清楚自己到底是处于现实或是幻术之中,但无论是哪一种的情况,鼬也不能将心中的事情说出来。

      否则,他更不知该如何面对双亲。

      见到鼬支支吾吾的不肯回应,富岳皱了皱眉,道:“看来你是不打算对我说明理由了。”

      “那我就不问了。”

      他没有过多的在这个事情上纠结,也没有继续向鼬发问。

      富岳就这么注视着鼬。

      当完全看透了他眼中不知从何而来的愧疚、逃避、挣扎时,富岳深吸了一口气,并是微微闭合了一下双眼。

      啪!

      他抡动手掌,用力在鼬脸上扇了一巴掌。

      鼬脸上出现了一个巴掌印,但情绪并没有多少的改变。

      “我不记得我教过你,对待事情时,使用这样的处理方法。”富岳沉声说道。

      他双臂环抱,继续说道:“怎么?你打算就一直保持这种状态,然后让你的家人这样担心下去吗?”

      “当然不是!”

      鼬才是受到了触动,看向了富岳。

      “如果不是的话,就把现在你脸上这种难看的表情给我收回去!”

      富岳忽然喝道:“我和美琴的儿子,绝不会是那种遇到事情只会哭泣和道歉的窝囊废!”

      “宇智波鼬,我不知道你现在想些什么,但是我要你记住,作为男子汉,最重要的是学会承受和忍耐。”

      “后悔也于事无补,最重要的,是不要再让你不愿意看到的事物,再一次的上演。”

      他的这句话,这时就像是一根钉子,直插进了鼬的心里。

      “我这是怎么了?”

      鼬扪心自问,他明明早就可以背负着父母的信念与意志,忍受着偏见和痛苦。

      为什么重新见到了父母,反而变得像一个懦夫?

      正如富岳说的那样,他这样做,一点都不像爸爸和妈妈的孩子,更加不像是一个忍者。

      “是的,现在我应该做的不是后悔与愧疚,而是去阻止那些我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再一次的发生啊!!”

      原本以鼬的性子,几乎是不可能出现在刚才那种情绪的,但恰恰他刚才所面对的,正是其心中唯一的破绽和软肋。

      富岳的一席话,点醒了鼬。

      他应该庆幸自己回到了这个时候,一切的局势还不像后来的那样糟糕。

      能够改变的事情,还有很多!

      渐渐地,鼬眼中的那些情绪不再,那张带着伤痕稚嫩的脸颊上,逐渐地涌现出坚定。

      “我不会再让经历过的悲剧发生了,我会阻止它们,改变记忆中的一切!”

      “村子、朋友、兄弟,爸爸还有妈妈,我都会守护好的,绝对!”

      ...

      ...

      (求收藏,求推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