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蓝色海 - 分卷(8) 小武神可以修仙(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什么?你说贺赢一家最近吃得上肉了?这怎么可能?他们不是穷得揭不开锅么?好几次阿华他爹去收房租的时候,贺赢一那饭桶都让村长去找袁晨晨要房租,袁晨晨这混蛋,竟然赖着房租不缴。阿佑不满地说,想起袁晨晨那赖账的可怜样,他就觉得讨人厌,白莲华和白村长碍于身份,没有和袁晨晨计较,他可是看不下去,跑到袁晨晨家,砸了他家门口,结果袁晨晨还是没有把房租拿出来。

      当时,贺赢一那没用的饭桶,面上都挂不住,觉得袁晨晨丢了他的脸面,对着他的脸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不把袁晨晨当人对待的殴打,可是现在,贺赢一竟然一反常态,对袁晨晨好得没话说,而且还有钱买肉?

      贺赢一哪来的钱啊?该不会是见不得光的吧?林木

      第16章 :身世不凡

      作为白莲华的追求者,阿佑、贾旭还有林木都是面和心不和,在白莲华面前做作好朋友的样子,私底下也不知道斗成什么样子了,不过可以很肯定的说一句,这三个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玩耍的好兄弟,老早就已经撕破了脸皮,不把对方当好兄弟看待了,昔日的友谊小船,说翻就翻。

      一起长大的好朋友都这样了,更别提贺赢一这个不是一起长大,又和他们一样喜欢着白莲华的人了,他们仨都看见贺赢一都自觉高人一等,在他们三个眼里,贺赢一这个废物,又或者说是非武神,根本没有喜欢白莲华的资格,虽然长相不赖,可他已经娶妻了,都有家室了,干嘛还来招惹白莲华呢?

      每次看到贺赢一手上捧着东西前来讨白莲华欢心,用的还是袁晨晨这个原配夫人辛辛苦苦赚来的钱,每次白莲华收下贺赢一给他的东西,都对袁晨晨感到愧疚,可他心地软,又无法拒绝贺赢一送来的东西。

      为此,贾旭可是私底下找过贺赢一,揍了一顿,警告一番,让他别再接近白莲华了,可是他的警告,似乎起不了什么作用,可是轮起狠毒,恨贺赢一的,当属阿佑了,他觉得贺赢一这个饭桶垃圾,没有修炼资质,又没有个体面的工作,靠着一个哥儿养着,还敢追求白莲华,这是要白莲华委屈自己做小么?他要么,就赶紧把袁晨晨休了,要么就别再靠近白莲华!可是,贺赢一怎么可能休了袁晨晨这个免费的,给他提供钱的劳动力呢?

      不过,最后杀死原主贺赢一的,既不是贾旭也不是阿佑,而是看起来无害的林木,至于杀贺赢一的理由,一来是因为白莲华对林木说,贺赢一老是缠着他,让他感到非常困扰,二来就是贺赢一手中的贺字玉佩,来头可不小!有了那块玉佩,他就可以假冒那个人的孩子,再也不用过着这穷困潦倒的日子了!

      林木的家家徒四壁,家里有个好赌博的爹爹,爹爹本来是想靠着赌博发家致富的,可是运气不好,输了不少钱,总共输了一百银板,利滚利滚到了两百银板为此,把姐姐卖给了一个城市里的老翁做小妾,嫁过去没多久就被折磨死了,虽然林家卖了一个女儿,换了不少钱,可还是只还了债数的一半,林木实在是受够了每天为了钱烦恼的日子了,他想,他若是那个人的孩子,一切麻烦都可以轻轻松松地解决了。

      可是现在,他该怎么拿到那块玉佩呢?听白莲华的话,贺赢一家最近开始富裕了,他怀疑对方是和自己的亲爹相认了,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贺赢一如果和那位相认了,一定早就搬出这乡下小镇,去到大城里居住了,难不成,对方是卖了那玉佩?

      我也不知道赢一哪来的钱,他没告诉我,但我相信赢一,他绝对不可能是宵小之辈。白莲华说

      如果他的钱是干净的,那么他为何不告诉你?阿佑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也不想想白莲华是谁,算哪根葱,哪条菜,贺赢一要告诉他,自己赚到的钱从何而来。

      第17章 :真相

      白莲华一听,虽然嘴巴说相信贺赢一,可是心里却是动摇了,仔细一想,贺赢一哪里来的本事,可以一下子拿出一个银板?他一来没有修炼资质,二来也没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可为何突然就如此富裕了?听住在贺赢一隔壁家的大牛说,他家媳妇一天给贺赢一家洗碗碟餐具,就可以挣来一个铜板了,一个月下来就能挣到三十个铜板,三十个铜板啊!三十个铜板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平常人工作三个月才有的三十个铜板,贺赢一竟然用三十个铜板让大牛家媳妇给他家媳妇洗碗碟。

      现在村子里的人都传开了,还是小牛说出去的,也不是她长舌,而是之前她在村子里托人找份工作,结果找到工作给她的时候,被拒绝了,理由是已经找到工作了,那人问她现在在哪工作,她就把在家里,给贺赢一那家子洗碗碟的工作和月薪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这工作、这薪水真是羡煞旁人了,没想到现在洗碗碟的,福利和工资都如此可观。

      于是,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的,整个村子里的人都知道了!大家都不约而同地羡慕住在贺赢一隔壁家的大牛,但是,贺赢一的钱是哪里来的,还是个未解之谜,有些嫉妒大牛家的,凉凉地说:贺赢一那是什么德行,什么本事,怎么可能拿得出来那么多钱?大牛家媳妇,该不会是煳弄我们的吧?

      这是真的,我们也看到了。住在大牛家对面的大狗说:还有,你们有没有发现,最近贺赢一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被他家媳妇打怕了吧,那么彪悍的媳妇,敢对老公动手的媳妇,谁不害怕呢?尤其是贺赢一那个废物,噢不,是非武神才对。说这话的是一个一级小武神,大勇,他最喜欢拿非武神来和自己做比较了,尤其是贺赢一这个饭桶,让他感觉有个比自己还差劲的人,自己已经很优秀了。

      说起来,贺赢一也是可怜啊,年幼丧母,娶的童养媳却又是一个母夜叉。大狗说着,摇了摇头。

      袁晨晨也是个不知道感恩的白眼狼,如果不是贺赢一他母亲花了二十个铜板买下了他,他也不可能有三餐温饱,可他倒好,半点儿不知道感恩,还动手打自己丈夫,我要是贺赢一,老早就把他休了。

      就是嘛,对他客气干啥,就应该休了他才对,贺赢一以前留着他,是看他还有用处,现在贺赢一都富裕了,还留着他干啥呢?我真不明白。

      会不会是有把柄被袁晨晨给抓住了还是脑子被袁晨晨打坏了,到现在都还没康复?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贺赢一这么做,绝对是为了引起白莲华的注意,他对袁晨晨好,不过是做给白莲华看,想看白莲华为他吃醋的样子!这种欲拒还迎的招数,大哥我以前也有用过,效果真心不错,你们大嫂本来还故作矜持,要我家多付些彩礼的,可后来看见我和其他妹子好上了,一分彩礼都不要,就嫁过来了。大勇扬起下巴骄傲地说

      虽然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没过多久,贺赢一为了吸引白莲华,这才对袁晨晨好的说法便传开来了,乡下这个小地方,空闲的时候,人们都爱聊八卦,聊着聊着,久而久之,大勇的说法,就变成了真相。

      第18章 :口角

      袁晨晨恢复了身体的普通大小,不再是昨晚上的迷你版袁晨晨了,现在被贺赢一养在家里,什么都不用作,每天就在家里,等着贺赢一回来,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被贺赢一照顾得无微不至,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吃饱了睡,睡饱了吃的,得空就在床上打座,运气修炼,他本身的修炼天赋本来就好,之前晋级较慢,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伙食不好,营养不足所致,再加上日夜工作,还要被原主贺赢一拳打脚踢,导致身心俱疲,因此,晋级到九级小武神后,就没有再晋级了。

      可是最近,贺赢一又是给他喂肉,又是让他别出去工作,在家休息,睡眠充足,营养也充足的情况下,袁晨晨竟然豪不费力地,连晋两级,成为了一级武神!现在,袁晨晨展开了翅膀,身后九片翅膀是蓝色的,一片翅膀是红色的,袁晨晨摸了摸自己背后的翅膀,真是迫不及待地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贺赢一,他一定会很高兴。

      在袁晨晨高兴自己晋级成为武神,至于外面的流言蜚语,他是一无所知了,毕竟他最近一段时间都待在屋子里没有出去,想着自己在家里呆了好几天没有出去走动走动了,便心血来潮,打开房门走了出去,想在这附近转一转,以往袁晨晨出门,身上穿的衣服,几乎和乞丐没两样,不但脏兮兮而且还有不少补丁,一整件衣服几乎都是补丁地破烂不堪,格外引人注目,吸人眼球,再加上他脸上和身上的伤痕不少,想不引人注目都难。

      往日里,别人投在他身上的目光,总是带着嘲笑、同情,现在,村子里的人们投放在他身上的眼神,除了羡慕嫉妒恨,就是羡慕嫉妒恨了,瞧贺赢一现在对他多好,在村子里,一个月能够吃得上一顿肉,已经算很好了,袁晨晨现在,每天三餐都是肉!还有他身上的锦衣华服,煞是好看,不少以往对他不理不睬的村民,热情地上前来和他打招唿交谈,手在他华服上摸了几把,质地好滑手啊,不像粗衣麻布穿在身上不舒服,这衣服,质地好得穿在身上仿佛是没穿一样,摸着这衣服,一堆村妇不难想象,袁晨晨穿在身上多舒服了。

      哟,晨晨这件衣服摸起来真舒服啊,穿在身上一定很舒服。小牛一脸羡慕地说,一双手依依不舍,爱不释手地摸着袁晨晨穿在身上的衣服,手感真舒服,要是她也能够拥有这么一件衣服那该多好。

      晨晨,你之前不是说想吃鸡蛋么?我家里的母鸡下蛋了,我给你一粒鸡蛋,你这衣服借我穿一会儿好不好?衣服不适合我身形没关系,我只是想试穿看看,晨晨,你就让我穿一穿嘛。一名叫阿月的村妇说,之前袁晨晨嘴馋她家的鸡蛋,想吃想得流口水,想用一个铜板购买的,结果买回来后,被原主贺赢一抢走了。

      晨晨穿这样的衣服,看起来真像个富贵人家的哥儿,这件衣服真是煞是好看,好看极了。大勇媳妇说着,双眼发光地看着袁晨晨身上那件衣服,她家里是给人缝制衣服的,对衣服的价格略有见解,这衣服外观华丽,质地舒服,价格少说也要十个银板,十个银板啊!她家大勇累死累活,每天上山砍柴,一个月下来才有十个铜板,省吃俭用才够一家四口煳口,袁晨晨这件衣服,可以养活她一家一年了!

      晨晨,贺赢一对你真好。大山媳妇阴阳怪气地说,虽然心里嫉妒袁晨晨,可是看着袁晨晨的双目写满了嘲笑和同情,缓缓地低声吐了一句:虽然是做给阿华看。,

      大山媳妇和袁晨晨一样,都是小时候被人贩子抓走,两人年纪相仿,在人贩子手里互相扶持,感情也不错,辗转被卖到这个平和村来的,袁晨晨因为当时背后出现了一片蓝色翅膀,被证实是可以修炼的小武神,便被贺赢一母亲买了下来,说是孩子是个非武神,有个小武神媳妇保护他,照顾他,她很放心。

      大山媳妇被大山他娘买回去后,过的日子虽然不怎么好,可也比袁晨晨好多了,至少他的丈夫不会把他往死里打!袁晨晨被贺赢一打伤,大山媳妇也会去看望他,可是有一次,大山喝醉了酒对他拳打脚踢,几乎把他打死的时候,是白莲华出现,阻止了大山的暴行,因而,大山媳妇把白莲华当成是自己的救世主,和白莲华的关系也不错。

      一天,袁晨晨和大山媳妇聊天,抱怨说:贺赢一这家伙最近老是给白莲华送礼物,用的都是我的钱,我辛辛苦苦挣回来的钱,白莲华他怎么好意思收呢!他辛辛苦苦了一个月,好不容易赚回来的十个铜板,手都还没摸热,就被原主贺赢一拿去借花献佛了,拿到他那微薄的月薪后,贺赢一这厮就缠着白莲华,打肿脸皮充胖子!

      白莲华想要什么,贺赢一都豪不犹豫地给他买了下来,才一天的时间,袁晨晨赚回来的十个铜板就这样没了,袁晨晨不生气才怪!可他不满归不满,却也清楚的知道,在这平和村里,喜欢白莲华的人不少,自然是不敢将自己的不满说给外人听的,想着大山媳妇和他认识时间长,真心把大山媳妇,当成自己朋友,才敢将自己心里的不满吐出来,向他诉苦。

      可大山媳妇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仿佛是被踩到尾巴一样,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扬声说:袁晨晨,我真是看错你了!你怎么可以怪阿华呢!阿华那么善良,再说了,花你钱的人不是阿华,要怪要恨的人也不应该是阿华!,说完之后,大山媳妇拿看垃圾的眼神看了袁晨晨一眼,然后趾高气扬地离开了,这之后,再也没有和袁晨晨交谈过。

      当时袁晨晨也呆住了,完全反应不过来,他只是想找个人,找个他信得过的人诉苦,大山媳妇却扬着嗓子臭骂了他一顿,他是震惊的,因为他从未想过大山媳妇会是这个反应,也没想过让大山媳妇以外的人知道他俩的聊天内容。

      袁晨晨也没再理会大山媳妇,权当从未认识过这个人一样,要知道,大山媳妇那天,说完就离开了,可当时在附近,有好几个白莲华的仰慕者,听了大山媳妇的话,都对他露出了凶狠地眼神,仿佛是要吃了他一样,这之后,大山媳妇好像还怕死整个村子里的人不知道一样,跑去白莲华家,让他小心袁晨晨。

      当天晚上,贺赢一抽了袁晨晨一顿狠的,第二天早上,袁晨晨被一群修士围着打了一顿,受伤不能去工作,大山媳妇来看了他,也只是轻飘飘地说了一句,你恶毒,你活该,这是报应之类的话。

      现在袁晨晨淡淡地看了大山媳妇一眼,大山媳妇说着话的时候,手还在摸着袁晨晨的长袖,袁晨晨面无表情地把长袖从她手里抽了出来,不让她继续摸他的衣服,大山媳妇手摸了个空,瞪了袁晨晨一眼,见袁晨晨让其他村妇摸他的衣服,却唯独不让自己碰,咬了咬牙,酸熘熘地说:都说什么样的人配什么样的衣服,你这件衣服虽然好看,可是穿在你身上,未免滑稽了一些,可是穿在阿华身上就很好看了,阿华长得那么好看,穿什么都好看,不像某些人,再好看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都掉了价。

      某些人?你是在说谁?袁晨晨

      谁应我,我就说谁。大山媳妇

      那就是在说我了,我好不好看,是肥是丑,不用你来指手画脚,你不是我的谁,再说了,你也没长得多好看,一脸麻子。袁晨晨淡淡地说

      袁晨晨你这死胖子说什么!大山媳妇气急败坏地说,她脸上的麻子,最讨厌别人说她脸上的麻子丑了!

      玻璃心受伤了?抱歉啊,我说话太直了。袁晨晨笑说,大山媳妇听了,气得都快发疯了,可是眼睛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开口说:哎呀,我想起来了,阿华最近好像和我说过,他想吃鸡肉。会突然转移话题,那是因为,大山媳妇看见了归来的贺赢一,他一只手提着一只火鸡,一只手一着一条大鱼回来了。

      就让袁晨晨看看吧,如果贺赢一知道白莲华今天想吃鸡肉,那只火鸡,袁晨晨连一口都别想舔!

      贺赢一本来没有那么早回来的,可是袁晨晨走出了屋子,被贺赢一贴在门口的看门符探测到了,贺赢一连忙丢下手上的工作,赶了回去,担心袁晨晨那么可爱,被人从屋子里骗了出去,用最快地速度回到了村子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