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蓝色海 - 分卷(5) 小武神可以修仙(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绘制画符,除了要有天赋,还要有一颗坚定不移的心。

      贺赢一绘制符咒,除了赚钱,也是为了让自己记得符咒的画法,每个符咒有不同的画法,画了之后还要折起来,折纸方面也不能折错,不然会影响符咒的效果,贺赢一画的符咒中,有几张是攻击用的天雷符、爆炸符,还有自保用的防御符。

      贺赢一画到一半的时候,袁晨晨突然出现在身后,看了一眼贺赢一所绘制的符咒,说: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绘制符咒纸?,据他所知,这些东西,贺赢一是不会的,要不然的话,在他重生前,他也不会混到家里没钱了,出去给人打工的地步。

      在一本书上看到的。贺赢一说

      什么时候看到的?在哪里看到的?是什么书?袁晨晨一连问了贺赢一好几个问题

      这些你没必要知道。贺赢一说

      你答不出来?袁晨晨淡淡地说着,后退了几步说:学画这些符咒,少说也要三百年,可你、你才二十出头,你不可能会这些,你不是贺赢一。

      晨晨,你在说什么傻话呢?我就是你夫君啊。贺赢一微笑说

      不,你不是,这一点我非常肯定。袁晨晨说,贺赢一还没开口反驳,他就说:贺赢一他不会对我那么好,不会让我吃饱饭,不会温柔地唤我的名字,不会给我买新衣,不会给我买大浴桶,不会看得上我,更加不会让我给他生孩子。

      的确,他不会,那不是因为你不够好,是他有眼无珠。贺赢一开口说,间接承认自己不是原主,被人拆穿虽然不爽,可既然袁晨晨都看出来了,他也没有必要继续假冒原主这个混蛋了!

      这么说的话,你真不是他?袁晨晨说,听到贺赢一说他不是原来的贺赢一,不知为什么,袁晨晨反倒是觉得松了口气。

      不是。贺赢一大方地承认

      那你是谁?袁晨晨问

      贺赢一可不敢告诉南虎出生的袁晨晨,他是东雀国的灭帝,武神圣尊赢一,便开口说:我也叫赢一,不过不姓贺,赢是我的姓,名就一个一字。

      赢一?袁晨晨歪着头说

      对,赢家的赢,唯一的一,名字的意思是,唯一的胜利者。贺赢一说

      袁晨晨想了想又问: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我想,应该是这个叫贺赢一的,他正好也叫做赢一的关系吧。贺赢一说,这也是他俯身到这具身体的原因之一,还有另一个原因是,原主召唤他的怨念太强烈了,离开这具身体的时候,许下愿望说要他折磨袁晨晨,为他娶到白莲华这样的愿望,当然,这些会让袁晨晨伤心难过的话,贺赢一是不打算说出来了。

      第8章 :秒赚一百银板

      贺赢一的符咒在平安镇和安康镇卖得并不理想,他本人是这么想的,既然卖得不理想,他就没再去同一个地方了,利用传送符,他来到了别的小镇上,这个小镇叫定安镇,相比于前面两个镇子,它算得上繁华了,几乎可以称为城市了。

      贺赢一在寻找医馆时,恰好路过一个比武场,两个修仙者上了擂台,用仙术比武着,台下的观众不停地叫好,贺赢一不住停下了脚步,看了擂台上的动静一眼,这两个正在比斗的修仙着都是二星级武神,与之比斗,除了可以快速进步以外,还能取悦台下的观众,赢了比斗还有100个银板,是赚钱最快速的方法,可同时也承担着不小的风险。

      擂台上的青衣修仙者和白衣修仙者,互相攻击着对方,贺赢一只觉得无趣,看着两个修仙者打架斗殴,有什么有趣的,正要打的话,就上战场去杀魔兽,不过话说回来,这两个修仙者才不过是个两级武神,上到战场上,别说是杀魔兽了,不被磨兽吃掉就已经是万幸了,就这实力,打妖兽都是个问题。

      金修士加油!快打败白修士!

      白修士加油!快打败金修士!

      金修士!老子能不能赢到钱买酒喝就看你了!

      白修士!我今晚能不能去青楼找小燕儿就靠你啦!

      哎,这些人只顾着喝彩,这样打下去,两个修士都会受伤的,台上两个修士是怎么回事呢?怎么互相打起来了,就为了取悦台下这些观众?太不值得了。

      小姐,不,袁公子您有所不知了,这擂台上,打赢对手就能获得一百银板,有了一百银板,就可以一年吃喝不愁了,这些老百姓为了钱,可是连命都可以不要。

      翠儿,有没有什么法子可以让两人停止斗殴的?这样实在是太残忍了,就为了一百个银板上擂台,万一受了重伤,丢了性命可怎么办呢?

      小姐,不,袁公子,这些事,我们还是别管了。翠儿

      不,本小公子偏要管!袁公子

      贺赢一听了,勐地停下了脚步,等等,他们刚刚说了什么?赢了就有一百个银板?贺赢一顿时双眼都发亮了,尽管以前他不把一百银板当钱看,他给手下的赏赐从来都是金板,可现在他没钱啊!他很需要钱啊!

      贺赢一看了擂台上的方向一眼,心里一番思量后,打定主意去报名参赛了!

      金修士和白修士打到一半的时候,这个袁公子看不下去了,展开了五片红色的翅膀,飞奔到擂台上,大喊着:不要再打下去了,这样打下去是没有意义的,你们两个都会受伤,不就是为了一百银板吗,值得吗?万一死在这擂台上了可怎么办?不就是一百银板吗?这里有,你们拿去,别再打了!

      金修士听了,自然是高兴地收下了,因为他知道再打下去,他就是输的那一方了,可白修士却非常不满,因为再打下去,他就是赢的那一方了,现在,要和对手平分这一百银板,他怎么可能满意呢!可是金修士都拿着五十银板离开了,他找谁和他打斗呢?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收下了五十银板,只能说碰到个自以为是好打不平的疯子,他还真倒霉!

      两个修士拿了钱就离开擂台,台下的观众非常不满,他们可是下了赌注的,没有个结果可怎么行,纷纷都不满地大声嚷嚷着要比赛方退钱,尤其是买白修士获胜的民众,他们的反应都很激烈,眼看着白修士快要获胜,金修士快要惨败,他们都快要赢钱了,突然不知道被打哪冒出来的人物给阻止了,眼看就要赢钱了,让他们怎么甘心!

      这位公子,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我们在擂台上切磋比武,怎么就变成你口中的自相残杀了,真是莫名其妙!擂台老板不满地双手叉腰说,现在民众都大喊大叫要他还钱,他的损失必须让这小子付出代价!

      那你想怎么办?袁公子蛮不在乎地说,反正现在金修士和白修士都先后离开了,这里已经没有了比武了,擂台老板今日是亏定的,她就是要他亏本,只要这擂台生意亏本,擂台老板自然就不会再让修士们自相残杀了,大家都是修士理应互相帮忙,合作携手共进才是。

      我要你赔偿我和其他人的损失!擂台老板吹胡子瞪眼睛地说,袁公子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吐出了两个气死人的话:没!钱!

      小子!我跟你拼了!擂台老板情绪激动地说,抓着袁公子的衣领,握拳就要往袁公子的方向挥过去,袁公子轻松地把他推倒在地上,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贺赢一跳上了擂台,拦住了袁公子的去路,说:不如这件事就这样解决吧,再比一场,我和这位公子比试,赢的人可以拥有一百银板。,当然,如果这个袁公子像方才那样大方,直接给他一百银板的话,那就更好了。

      什么?袁公子吃惊地说,她不过是想阻止修士们互相残杀,怎么把自己也卷进去了?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好主意!被推倒在地上的擂台老板,忙不迭地爬起来,拍手叫好说:这样吧,方才押白修士胜的,如果待会儿这英雄好汉(指贺赢一)赢了这臭小子的话,就算你们赢了。

      这真是好主意!

      好主意!我赞成!

      我举双手赞成,就这么说定了,比赛继续!

      于是,比赛就这样继续了,只不过换了对手。

      袁公子听到擂台老板喊自己臭小子,喊贺赢一做英雄好汉,脸蛋不由得抽了抽,这擂台老板还真是欠揍啊!不过,这突然冒出来的男人,长得真俊俏,袁公子看了一眼,不由得红了脸颊,有点不舍得向对方下重手了,不过,这可是对方自找的耻辱,可看在他长得对自己胃口的份上,她会给他手下留情的。

      小哥哥,你要当心了。袁公子俏皮地眨了眨眼睛说

      嗯。贺赢一点头说,擂台老板说了一声开始后,贺赢一往袁公子的方向打出了一道爆炸符!袁公子还没来得及攻击,也没碰到贺赢一一根汗毛的前提下,就被贺赢一打下了擂台,嘴角温热,袁公子抬手一碰,竟然是被贺赢一一击打到吐血了,不但如此,她还觉得五脏六腑都很难受,胸口一热,她又吐了一口鲜血出来。

      在袁公子跌下擂台的那一刻,头上的发簪也顺势落了下来,一头柔顺的黑发遮住了袁公子,不,正确来说是袁小姐的半边面容,不仅如此,她用来束胸的白布也松开了,外衣还在,可是看胸前那两粒浑圆,除非是瞎子,不然怎么会还看不出这是一位女人,女扮男装。

      这就是轻敌的下场。贺赢一不咸不淡地说,无论是何种对自己有利的情况,都不应该轻敌,都应该保持警惕的,贺赢一现在可不是什么武神圣尊,只是一个五级小武神,再说了,他都还没亮出翅膀展现他的级别,这目中无人的小子就这样被打败了。

      可惜了,贺赢一见他年纪轻轻,就是个五级武神,想必资质很好,是个好苗子,可坏就坏在他太高傲自大了。

      观众还没来得欢唿喝彩,就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震惊得不知道要给什么反应了,全部都呆住了,看着一个五级武神,没错,是一个五级武神,就在一眨眼的霎那被人给打败了,简直就是秒杀啊!而且仔细一看,这哪是什么公子,这分明是个女人,长得还不赖呢?鲜艳得勾人品尝的樱桃小嘴,如瀑布般地秀发,还有那剥了蛋壳的鸡蛋一样白皙光滑的俏丽脸蛋,使人为之着迷!

      贺赢一没空瞧输给自己的人怎么了,他现在忙着向擂台老板讨钱,擂台老板看美女看得双眼发呆了,数都不数有多少钱,就把钱囊给了贺赢一,贺赢一拿了钱,赶紧去了布料店,给袁晨晨买了几件好看的新衣服,想着袁晨晨会喜欢,接着,贺赢一又买了新的茶具、茶叶和餐具,还有棉被。

      今天吃什么好呢?猪肉前天吃了,鱼肉昨天吃了,今天就吃羊肉吧,贺赢一用一个银板,豪气地买了一头羊,回家就给袁晨晨做烤全羊好了,家里画符咒纸的白纸和墨汁都快没了,贺赢一花了几个铜板买了一些,对了,家里的蜂蜜好像快要没了,贺赢一用传送符快速地上山,很快找到了一个蜜蜂窝,杀死里头的蜜蜂后,用刀子把蜜蜂窝从树上取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把它用大型树叶包好后,放进篮子里。

      对了,找找看附近有没有灵芝吧,摘一点回去给袁晨晨喝也不错,他现在正处于发育时期,饮食方面可不能马虎小气,在贺赢一寻找着灵芝踪影的时候,突然贴在他家门外的看门符有了动静,贺赢一闭上双眼,感受着看门符传递过来的信息,有人敲门了,袁晨晨起身给对方开了门

      第9章 :爽快给钱

      贺赢一用最快的速度,用传送符回家去了,因为看门符让他感应到,去他家的人是个男人!贺赢一心中警铃大响!你想对我的媳妇做啥!传送回到自己家后,发现来人是这个村的白村长,也就是白莲华他爹,他是来要房租的。

      袁晨晨一口气,大方地给了他五个铜板,在这里,一个铜板等于一个月的房租,白村长笑脸盈盈地说:袁晨晨,你最近发大财了吧,平时催你家给钱,你可没有给得如此爽快过,一拖就拖欠了三个月的房租费,今儿个怎么了,竟然如此大方,把以前托欠的房租都一并缴上了,还给了这个月的。,以前他来收房租,贺赢一那个饭桶都让他向袁晨晨讨,袁晨晨不是不在家就是假装不在家的,就算被他逮着人也向他哭诉说没钱。

      哟,仔细一看,你这衣服还真是光鲜亮丽,煞是好看呢!白村长说着,伸手就想去碰一碰这布料的质地,冷不防却被一只手给抓住了,回头一看,原来是贺赢一,村长白了这没用的饭桶一眼,想要抽回手的,可是贺赢一没有放开他的手,冷声开口说:白村长怎么来了?

      他是来要房租的,我已经付了。袁晨晨赶紧说,不知道为何,他感觉贺赢一看着白村长的眼神充满着敌意和杀气,是他的错觉吗?

      哦,原来是来要房租的,这里一个银板,白村长收下吧,这样一来,你足足一百个月也不需要亲自过来了。贺赢一皮笑肉不笑地说,最讨厌陌生男人靠近他哥儿了!也难怪白村长会趁着他不在的时间,跑来收房租,还不是因为袁晨晨长得太可爱,太讨人喜欢了!快看,快瞧瞧看,这柔嫩可爱的婴儿肥小脸儿,让人看到了就忍不住想去摸一下他两腮的嘟嘟肉!肯定很软!贺赢一摸过袁晨晨的脸蛋,在对方睡着之后,担心惊醒熟睡的可人儿,他的动作很轻。

      果然,摸上袁晨晨的脸颊后,手感超级好,柔软得像是豆腐脑,还颤巍巍的,真有弹性!

      白村长高兴地收下了一枚银板,没有注意到贺赢一那副想要杀人的眼神,老实说,方才,要是白村长那肮脏的手,碰到袁晨晨干净的衣服,贺赢一不知道自己能否克制住想要打断他手的冲动!

      你回来了?袁晨晨说,今天贺赢一比较早回来,平时他都等天黑之后,才会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的。

      嗯,我想你了,所以今天提早回来了。贺赢一不打算告诉袁晨晨,他在屋子外头贴了张看门符,说着,贺赢一把今天的战利品拿了出来,好几件光鲜亮丽的大衣、一头羊肉、蜂蜜,然后对袁晨晨说:今天本来想摘花给你沐个花浴的,赶着回来忘记了,你今天继续茶浴吧,我去烧水给你沐浴。,贺赢一说着,摸了摸袁晨晨的头,他只想好好地对待这个可爱的萌人儿,不让别人来打扰他们,却不知道,他今日的大方,白村长回到家就告诉了白莲华,白莲华若有所思。

      白莲华长得好看,是村子里难得一见的美人,是数一数二的大美人,一头浅绿色的头发,搭配一双粉色的大眼睛,使得不少村子里的男人,见到他的第一眼,就留下了好印象,他在村子里的追求者不少,少说也有十来位,不过真正让白莲华看得上眼的,就只有三个男人,两个是九级小武神贾旭和阿佑,一个是一级武神林木,虽说是一级武神,可是家里比较穷,所以,白莲华正苦恼着要选谁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