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羽翼 - 第10节 我用非人类当演员那些年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不用,”庞心浩巴不得离其他人远点,免得半夜梦游的声音被人听到,“我那间房打扫得特别干净,一粒灰尘都找不到,我住得非常舒心。”

    站在一旁阴影中的杨婶笑了笑,它缓步走到餐桌前,盛了一碗汤递给庞心浩:“夫人,喝汤。”

    “谢谢,”庞心浩接过碗喝了一口,“好喝!不过为什么叫我夫人?”

    “它在练台词,和大郎喝药没什么区别。”钟九道将凉菜放在餐桌上,对庞心浩说。

    庞心浩险些把汤喷出去,为什么有种杨婶给他端来的是毒药的感觉?

    不过他舍不得喷,毕竟这碗汤一下肚,他就觉得全身暖暖的,那种灵魂要被冻僵的感觉慢慢恢复过来。

    喝完一碗,庞心浩又喝了一碗,他问钟九道:“其他演员呢?晚上见他们去了三楼。”

    钟九道说:“是,他们不太喜欢和别人相处,吃饭也都在房间内。”

    “是吗?”庞心浩隐约有些失望,他还希望在日常相处中遇到戚晚莲呢,看来只能在拍戏时互动了。

    很快其他演员也陆续到了餐厅,每个人到了之后,杨婶都会盛一碗汤,大有你不喝汤我就喂你的架势。

    两个女演员一开始不怎么想喝汤,但看到杨婶的表情,就不知不觉喝了下去。这汤对大家身体是有好处的,喝完后阳气充足,能够抵御片场阴气,是以就算钟九道厨艺只是普通,大家还是觉得汤好喝。

    饭后,钱多群请来的化妆师到了,大家化上适合上镜的妆,准备拍戏。

    “我以为你会省钱亲自给他们化妆。”钱多群凑到钟九道身边小声说。

    钟九道:“等过段时间的妆还是得我亲自化。”

    过段时间,拍摄演员们的死亡戏份和变鬼戏份时,钟九道的化妆术就可以派上用场了。

    身为导演,各行各业都要懂一点。就算不会化妆,也要能描述出自己想要的妆容。为此,钟九道大学时特意去学习了化妆,可惜他化出来的永远是死人妆。

    大概是和成长经历有关系吧,要是让他画那种死人或者鬼怪的特效妆,钟九道比顶级化妆师还要专业。

    活人就算了,这笔钱不能省。

    几个人换上剧组准备的戏服,虽然是现代服饰,也不是什么大牌,但穿起来格外舒服合身,设计也非常好,两个女生的腰看起来都细了不少。

    “这个不会手工定制的衣服吧?”饰演洛槐女朋友的小妍问。

    “是根据你们的身材连夜改的。”钟九道回答。

    昨晚傅玥屡次不服管教,钟九道对它进行了一番思想道德教育,让它从灵魂深处感受到正义之火的洗礼。接受了教育后的傅玥洗心革面,连夜给几个演员量身定制了几套衣服,一整晚没睡。

    当然它也不需要睡觉。

    想着越来越“懂事”、“听话”的主演们,钟九道满意地点点头,剧组越来越像个样子了。

    电影电视剧拍摄并不是按照剧本的顺序来的,而是跳跃性的。不过当剧组时间充足,条件合适的时候,能按照顺序最好按顺序来。

    钟九道这边人数少,小成本,主角配角除了他这部戏以外都没什么通告,可以全程跟剧组,在这种情况下,是可以按照剧本慢慢拍的,演员们情绪也好代入。

    前期是磨合期,拍摄任务并没有那么重,可以好好与角色磨合。

    两位女演员的人设是面和心不和的闺蜜关系,这点她们展现得很好,不用钟九道指导,就能把那种塑料关系演出来。

    不过小妍和小芸私下里关系很好,并不是表面姐妹。她们俩有着女生敏锐的直觉,总觉得在这种环境下,两个人如果不像连体婴般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不太好的事情。

    钟九道对她们的自我保护意识非常满意,多次鼓励她们喝汤,在这样寒气重的别墅中,不喝汤容易生病。

    大夏天的,谁不想吃冰淇淋、冰奶茶、冰可乐的,两个女生其实是不太爱喝汤,第一天喝个新鲜,连着喝了三天味道一模一样的汤,换谁都想来杯冰果汁。

    她们本来已经不想喝了,恰好这时小芸生理期到了,这一次她不仅没有疼,还生龙活虎的,完全没有受影响。

    两人私下里一合计,觉得还是钟导的汤的功效,不仅每天乖乖喝汤,还偷偷问钟导汤的秘方。

    钟九道哪里能给出秘方,只得说:“越是暑伏天越要喝热水,能养病,你们最好一天三餐喝。”

    这汤效果显著,两人喝起来就特别积极了,干脆弄了个保温杯,把汤当成水来喝,两人每天在剧组里精气神十足,偶尔不小心吃了杨婶偷偷做的小糕点也没事。

    洛槐虽然八字轻,又取了个依木傍鬼的名字,但胜在来得早,住在钟导房间旁边,主演们没有下手的机会。

    他的角色又非常符合本人性格,只要本色出演就不会有什么差错,拍摄起来也蛮轻松的。

    唯一的问题就是庞心浩,真接手了这个演员,钟导才知道毁容式演技对一个人影响有多大。

    其实庞心浩前期的角色并不难演,只要表现成一个三心二意的人就可以,一边和女友小芸关系亲密,一边背着洛槐和小妍眉目传情。

    在钟九道的想法中,这个角色只需要做到一点就可以,就是帅。

    他必须帅,两个女生一个女鬼争抢他才有意义。庞心浩的外形条件相当不错,眼神中再多一点多情的意味,就足以驾驭这个角色了。

    偏偏庞心浩只要一面对摄像机,表情就会变得相当做作,让他眉目传情,他挤眉弄眼;让他哄女友小芸,他哄得像是在背课文。

    钟九道很有耐心,一次又一次给他讲解人物心理,庞心浩还是演不出来。

    为了让他理解,钟九道甚至亲自上场示范,他让洛槐帮他搭戏,假设洛槐是他女朋友,轻轻牵起洛槐的手,平日里冷漠严肃的眼中蓄满柔情,微微低下头,看着洛槐的眼睛。

    钟九道的身高搭洛槐比女演员合适,他望着洛槐说:“以前的事情全是过去,我的现在和未来只有你,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洛槐看着钟九道那双含着感情眼睛,脸微微一红,想起另一个人曾经是他的前女友,心中一团乱,又喜欢又酸。

    “你要是不开心,我们就不和他们去玩了。”钟九道低下头在洛槐耳边说,“我们去旅游,就我们两个,谁也不带。”

    “好呀!”洛槐眼睛一亮,随后又黯淡下来,“可是我已经答应小妍了,票也买好了,退票手续费很高的。”

    “那……我和你穿情侣装好不好?”钟九道拿来两件道具。

    “好!”洛槐接过衣服,终于不再生气。

    “卡!”钟九道给自己喊了“卡”,收起眼中的深情,对庞心浩说,“你只要记住一个原则,不管面对哪个女生,你都要把她当成心里最重要的人,分不出哪个更重要,谁生气你都要心疼,不管你心里怎么想的,表面上一定要展现出来,这样就是一个成功的多情渣男了。”

    众人:“……”

    钟导你看起来好像个渣男啊!

    洛槐被钟九道带入戏,精神也有一点恍惚,手里攥着道具衣服不愿意放下。

    庞心浩见到钟九道精湛的表演,长长叹口气:“我想去个洗手间。”

    “没关系,目前我们时间还比较宽裕,你休息一下吧。”钟九道安慰他。

    庞心浩离开后,钱多群悄悄戳了钟九道一下:“你行啊,是不是有丰富的情感经历,才能演出这种渣男的样子?”

    钟九道:“没谈过恋爱,只是十几岁的时候……别八卦,搬道具,先拍下一个场景。”

    钱多群没问到想知道的消息,只能摸摸鼻子干活去了。

    钟九道暗暗叹口气,他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只是十几岁的时候,被父亲丢到厉鬼群中磨炼心智。那时他法力没有现在这么高强,只能用符咒护住自己的安全,没办法一次性驱除那么多恶鬼。

    为了引诱他走出符咒的保护圈中,那些厉鬼真是煞费苦心,坑蒙拐骗什么招数都用尽了。

    钟九道在那时见识到了天下间最精湛的演技,哪怕仅能展现出十分之一的风采,也够用了。

    毕竟,那都是直击灵魂的演技啊。

    第12章 演技精湛

    庞心浩回房洗了把脸便躺在床上锤头丧气,他还是不行,钟导已经手把手教他演了,一个动作一个神态教导,拍了好多次,可他依旧是那个毁容式演技的他。

    庞心浩呈“大”字瘫着,眼睛随意地看着天花板,魂魄内的郁结之气慢慢散发出来,与前几日围读会时戚晚莲留在他体内的怨气融合在一起。

    这怨气一直被钟九道熬的汤内的阳气阻隔着,始终没能入侵庞心浩的精神,直到今日,庞心浩被负面情绪包裹,怨气终于得到了机会。

    恍惚间,庞心浩仿佛看到戚晚莲的脸出现在天花板上,梦中他们之间的玻璃墙又出现了。

    戚晚莲缓缓向他伸出手,庞心浩眼睛都直了。

    他不知道戚晚莲是怎么出现在房间天花板上的,他也没有理智去在意这件事,只是有个声音不断在他耳边轻轻喃呢,好像只要抓住戚晚莲的手,就能解除一切烦恼。

    庞心浩再次把椅子搬到床上,他想着用什么东西敲碎自己与戚晚莲面前的屏障,可是天花板太厚了吧,根本不可能砸碎。

    这时,戚晚莲的手指轻轻指向房间内的书桌,庞心浩看过去,见书桌上原本当做装饰品的伪青花瓷花瓶内,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一束新鲜的暗红色花朵。

    清洁工每天都会趁着庞心浩不在房内的时候打扫房间,庞心浩从来没见过这位神秘的清洁工,问钟导也问不到一个联系方式,但房间总是一尘不染的。

    花瓶里的花,应该是清洁工趁着大家拍戏时放的吧。

    好漂亮的花,花瓣颜色像凝固的血液一样,与阴暗处绽放着。

    “你想要这束花吗?我送给你。”庞心浩从花瓶中拿起那束花。

    他踩着床上的椅子,踮起脚,把那束花递给天花板上的戚晚莲。

    终于,花瓣碰到天花板,戚晚莲伸出一只手,那只手越过了天花板的屏障,握住暗红色的花朵。

    曼珠沙华,人称彼岸花,现实中根本不存在的花朵,只在阴气浓郁的地方生长,近些年几乎已经灭绝的花朵。

    戚晚莲像没有重量般轻飘飘地落在床上,庞心浩呆呆地从椅子上摔下来。好在床足够软,他没有受伤。

    “你看起来很愁苦,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戚晚莲的眼神温柔多情,贴心的话语宛若一朵解语花。

    “你帮不了我的,”庞心浩被它勾起内心的回忆,痛苦地抓住头发,“我……我害怕摄像机,只要看到摄像机,面部肌肉就会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做出一些我自己都象不出来的扭曲表情。”

    一只白皙纤细的手指轻轻揽住庞心浩,让他的头靠在自己肩膀上。

    “好可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戚晚莲的声音好像一根羽毛,柔柔地飘到庞心浩心底,安抚着他内心最深的痛。

    “我只是拍了一个成本非常非常低的小网剧,偏偏意外火了。一开始大家都在夸我,我很开心,到处搜索自己的评论,可是后来骂我的越来越多,偷拍我的人也越来越多,我看到摄像头就觉得惊恐,吓得根本没办法正常拍摄。为了克服这个心理阴影,我努力站在摄像机前面,拼命拍戏,结果越演越烂,现在已经是条件反射了,看到摄像机第一时间就瞪眼咧嘴。”庞心浩仿佛看到了救星,把心底最深的秘密告诉了戚晚莲。

    “这样啊,那看不到不就好了。”戚晚莲冰冷的手捂住庞心浩的眼睛,“只要你相信我,就看不到摄像机。”

    眼前的黑暗让庞心浩安心,他彻底打开了精神防御。

    “你对我真好,我相信你。”庞心浩说。

    “那你要好好保护我,不要让我被钟九道发现。他如果发现了我,就会把我从你身边赶走。”戚晚莲说。

    “那可不行!”庞心浩紧紧抱住戚晚莲的腰。

    “知道什么是一叶障目吗?”戚晚莲摘下彼岸花上的一片叶子,“你趁着钟导认真拍戏时,把这片叶子贴在他眼睛上,他就再也看不到我,我就可以永远蒙住你的眼睛,捂住你的耳朵,让你再也不害怕其他人的视线和唾骂。”

    “好。”庞心浩紧紧握住那片叶子,眼中出现了异样的神采。

    他走出房间,此时正在拍摄洛槐和女友小妍的戏份,洛槐没谈过恋爱,不太适应和女演员亲密接触,钟导正在对他进行指导。

    “你就把小妍当成我,”钟九道说,“抱的是我,亲你脸的也是我。”

    洛槐顿时眼睛都直了,晃着脑袋说:“那更不行了!”

    “那……”钟九道余光瞥见庞心浩,“当成他怎么样,你们之间关系比较好。”

    洛槐盯着庞心浩的脸看了一会儿:“我努力试试。”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