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清粥 - 十二.表演自己(1) 欲望之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苏沐被许之年蒙上眼牵着往一条通向未知的路上走。她紧紧地攥着许之年的手,感受着从他身上传来的些许温度。

    脖子上还是戴上了项圈和链子,头的那端被牵在许之年手里。

    她自己的一切早在半月前就不属于自己了,全都被眼前这个男人牢牢地攥在手里。

    可奇怪的是,她明明应该抗争,摆脱眼前的束缚,然而现实却是她叫了他主人,承认他的地位,将自己贬低至尘埃里。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心甘情愿地相信一个拥兵为王的许之年不会伤害她?

    就在苏沐胡思乱想试图为自己找出一个理由之际,耳边就想起了许之年清冷的嗓音:“殿下,作为一只母狗知道怎么进门吗?”

    他轻抚着苏沐散于腰间的长发:“嗯?”

    灼热逼人的气息逐渐靠近她,苏沐迎了上去,没躲,借着她感觉到耳畔上似乎被他舔了一下,耳朵瞬间就红了。这次苏沐没有害怕反倒是生出了些隐隐的期待。她似乎有点期待自己被眼前的人狠狠地进入。

    这么想着,小穴似乎有了些感觉。

    “知道。”

    苏沐回答虽有些慢却很肯定,她自若地爬下来,四肢着地,然后学着小狗狗的样子摇了摇插在屁股里的毛绒绒的尾巴。伴随着她的晃动,夹在阴唇上小夹子上垂挂着的小铃铛相互碰撞起来,发出“叮叮铃铃”清脆悦耳的声音。

    “真乖。”许之年赞赏地摸了摸苏沐的头发,“小穴里的东西要夹紧,可不要掉出来。”

    回应他的是一声“汪”。

    许之年没再说话牵着他的狗进了一扇装饰复古暗红色的大门。

    苏沐看不见,但是她听得到当他们一进去的时候有无数的赞叹声朝她涌来,充斥着她的耳畔,让她心生惧意。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许之年镇定自若,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角色也多变,有时候是演出者的拥有者,有时候是嘉宾,是观赏者。

    这里是整个王国军人长官的秘密基地,是罪恶滋生蔓延的地方,也是只隶属于国家不对外开放的皇家剧院。

    如果苏沐没有被限制视觉她一定可以认出下面乌泱泱坐着的人中的一大半,尤其是坐在前两排的人,全是在军中担任要职的将军们。

    可现在他们褪去了平时令人尊重仰慕的军装,换上了最平常的便服,聚集在皇家剧院里,对赤身裸体吊在舞台上的那些男男女女评头论足,那风轻云淡的口吻恍若在讨论今天天气或是今天吃什么一般稀松平常。

    此时此刻,他们不再是令人敬仰的军人,而是被欲望占据了全身只想玩弄那些男男女女的野兽,用最肮脏的词汇侮辱着那些早已不能被称之为人的生物。

    放眼望去,舞台上那些被吊起来供人观赏的男男女女的表情,有哪一个是不甘、是害怕,是绝望呢?没有。他们全部都在笑,淫荡的笑,都在搔首弄姿,向观赏者展示自己身体。

    奴役与被奴役,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苏沐看不见这一切,她只能靠听觉来判断。所以当她上台的那一刻,台下传来的惊呼和赞叹一拥而上传入她的耳内,甚至她听到了几句极为放荡的话。

    苏沐不知道自己这幅样子在那些人眼中有多美丽,是人间难得的尤物。

    她不知道怎么做,但当有人摸上她的身子时,她晃了晃尾巴,甚至大胆的舔了舔摸在她脸上的手。

    有手伸进她的嘴里肆意搅动,苏沐乖巧得舔着那人的手,手指粗鲁的在她嘴里搅动,让她合不上嘴,唾液顺流而下。

    甚至有人摸上她置于空气中的乳房、阴部……

    为什么会这样?

    舞台上那些男男女女被人搬了下去,随后又有工作人员放了一把椅子在舞台正中央。

    许之年心里很清楚,是该他可爱的小母狗出场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