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清粥 - 十.早晨,平静 欲望之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苏沐醒的时候天已经很亮了,花园里只剩下她一人,寂静如斯。

    阳光从花园顶部的圆形天窗中射进来,恰好落在她身上,暖洋洋的,让赤裸的她感觉到了一丝温暖。

    就这么跪趴了一夜,全身酸痛。她动了动身子,背部有些僵硬一时间有点回不过来。借着长椅她试着站起来,腿一软一屁股摔坐在地上。

    “嘶。”她疼得咬了咬牙,所幸就坐在地上不起来了。

    目光巡视花园内部,那些个器具无不彰显着它们的恐怖,在看到那个X型架时,苏沐不由打了个冷颤,目露惊恐,赶紧转移视线,最后落到了她正对面的一面巨大的镜子上。

    镜子清晰地照出她的模样——凌乱的头发披在肩头,眼睛嘴巴红肿着,胸上、大腿上依稀能看见被打过的痕迹。

    她慢慢张开腿照着镜子露出她的花心,那里也是一片狼藉,红肿不堪。

    她有些不愿回想昨夜发生的事情。

    可是,屁股上火辣辣的疼、酸软的双腿、红肿的花心……所有的无一不在告诉她昨夜的一切都是真的。

    她昨夜成了玩物。

    成了哥哥的玩物。

    亲生的哥哥。

    苏沐仍旧不敢相信。

    “哟?醒了?”

    熟悉的男声打断苏沐的思绪,她一回头就看到穿得端正,手里拿着一袋什么东西的许之年笔挺的立在入口处。

    “你……”

    苏沐张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许之年打量了她许久,又瞧了瞧镜子中的她,毫不吝啬地夸奖:“今日的殿下真美。”

    苏沐闻言下意识哆嗦一下。

    她又想起昨夜的事情了。

    许之年不甚在意地朝她走去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她:“需要我帮殿下上药吗?”

    苏沐不想接。

    许之年也没强求把袋子放在地上,蹲下身子伸手想摸苏沐的脸,苏沐害怕的往后一缩避开许之年的手。他也不生气,手换了个方向摸上苏沐的耳朵,捏了捏小巧的耳垂,她耳垂的正中央长着一颗小痣,不细看以为是一个小耳钉。

    许之年摩挲着她的耳垂,搓得她耳朵发热。盯着她的小痣,许之年鬼使神差般地低头吻上她的耳垂。

    湿濡的舌头把耳垂卷入口腔里来回吮吸。

    他太富技巧性地舔舐让苏沐轻声嘤咛,整个人软得像一滩水靠在许之年的怀里。

    许之年也没放过这个机会,一手搂着苏沐,一手往她腿间探去,那里已经有点湿了。

    许之年的触碰让苏沐浑身一颤,即使许之年已经很轻了,可红肿的花心依旧有些疼。

    “嗯~”

    头靠在许之年的肩上,闭着眼觉得有点舒服——是和昨天不太一样的感受。

    许之年动作轻柔,苏安却如同发泄般对她。

    两个极端。

    身下又出了不少水。

    两个人相互依偎着,良久,在来了一次小高潮后,许之年终于放过了苏沐。他抽出沾满了苏沐爱液的手,打横抱起朝苏安的床走去。

    苏沐把头埋在许之年的怀里,双颊泛红还喘着粗气。她嗅了嗅许之年身上的味道,意外的有些好闻。

    像是铃兰花的味道。

    一夜折磨加上刚刚的小高潮令苏沐有些犯困。昨夜跪趴睡着后,身上的疲惫感陡然加重。

    生理和心理都很累。

    闭眼时她看了眼许之年,随后又放心的闭上眼睡去了。

    不知道为何她觉得他不会伤害她。

    许之年轻手轻脚的将她放下,望着苏沐的睡颜,低头吻了吻她的眉心,低语:“好好休息我的公主殿下。”

    起身又返回花园将带来的那一袋子东西放在床头,从里头掏出一卷药膏。清凉的药膏抹上花心的那刻,苏沐动了动,但没醒。许之年瞧了眼她的状态,见依旧睡着,便继续手里的动作。

    给苏沐上完药后,许之年没有立马走,而是坐在床沿盯着苏沐。

    “下次的礼物殿下一定会喜欢。”

    笑容在脸上绽开,眼里却没有笑意,那目光犹如腊月寒冰,冰冷渗人,就像在看一个……

    死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