漓人故梦 - 山道赛 玩世不恭(NP)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雾西山山顶,落合庄园的私人赛车道上,整齐排列着各色的豪华跑车。

    邹麟带着她们见了他的朋友:“这是超哥,尚宇超,曾是职业赛车手,如今做着与赛车有关项目的大老板,这场山道赛就是他举办的!”介绍完,他又对他说,“这两人是我朋友。”

    那男人看着有二十叁四岁的年纪,面容硬朗,额角处有一道狰狞的疤痕,增添了几分男性魅力。

    尚宇超嘴角上扬:“小麟,好好表现,妹妹们玩得开心,哥哥要去招待别的客人了。”

    “会的,超哥!”他也笑着回答,又看向她们,“一楼大厅有美食甜品,累了可以去那里的休息室歇息!”

    冯荆楠转移话题:“赢了这场山道赛有什么奖励?”

    说起他想要之物,他的双眸比以往都要灿耀夺目,简直让人移不开眼:“一辆新款的阿斯顿马丁双门跑车,我见过,真的很炫酷,所以我要拿第一!”

    她鼓励:“嗯,你加油!”

    古玥娉笑了笑,双手向上握紧,做了个加油的姿势:“邹麟,你一定行的,可不能让小楠失望哦~”

    他目光锁定冯荆楠,笑得开怀:“谢谢,我知道了!”语毕,他就去和其他朋友打招呼了。

    她听着不太乐意:“玥,你为什么要扯到我身上啊?他……”

    古玥娉凑到她耳朵,说悄悄话:“他对你很特别,你不知道吗?我看你俩挺合适的。”

    她细弱的呼吸声和轻柔的说话声喷洒在她的耳蜗里,顿时心跳加速,呼吸加剧,酥麻的感觉从脊椎骨一路上窜,有如蚂蚁攀爬般焦灼,她觉得自己被折磨得快要疯了,她的一举一动总是牵动着自己的心,那张带着已久从未脱落的面具此时快要撕裂开来,那种失控感令人生厌,想远离她但又舍不得,她以后该怎么办?她真的好变态好变态!

    她立即伸手推开她,眉头一皱:“你不要乱点鸳鸯谱,我不喜欢他他也不喜欢我!他有喜欢的人了!”

    古玥娉没想到她会那么生气,她此时那么大声凶人的样子,她觉得好陌生好害怕,神情委屈得像是要哭出来:“抱歉,我的错,我不该乱说话!”

    她收敛了情绪,摇摇头,真诚道歉:“不对,是我的错,玥,你不要自责。”

    古玥娉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邹麟走到她们身边,见两人面容僵硬,都没有说话,一时间气氛有些不对,就好奇发问:“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吵架了?”

    她们都没有说话,他默认了,为了让她们高兴,丢脸就丢脸吧,他用大拇指摁在鼻尖上,做出猪八戒的模样:“山道赛就要开始了,大家都是出来开心的,笑一个行不行,美女们不要生气啦!”

    许是第一次见他滑稽搞怪的一面,她们相视一笑,一下子释怀了。

    古玥娉不太了解山道赛的规则:“山道赛的规则是什么?”

    他耐心解答:“山道赛规则,采取“猫捉老鼠”的方式进行,即两辆车一前一后,前车把后车甩掉,或者后车超越前车就算胜利,如果一次没有决出胜负,前后车换位置再来一次。若双方实力非常接近连续数次没有分出胜负,则会选择抛硬币决定位置,一场定胜负,简单来说就是从这里到山脚,超车就算赢。”

    古玥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他又一脸认真的看着冯荆楠:“小楠,等下你坐副驾驶吧!”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邀请她,虽说她喜欢这些刺激运动,但现在是他要赢第一的重要比赛,她不想拖后腿,再者,在比赛中载人赛车的坏处她不信他不知道,但还是要说:“为什么?其他赛车只有车手一个人,这样才能最大程度减轻汽车重量,车重越轻,会对起步、加速、制动带来明显优势。”

    他伸了伸懒腰:“这些我都知道,放心吧,我会赢的!快跟我来!”说着,不容她拒绝就拖着她的手走了。

    她坐在副驾驶上,扣好安全带,透过车窗看着旁边几辆跑车。

    Aventador的车主是个身材肥硕的年轻人,他朝邹麟笑道:“小麟,这车我新买的,有很强的马力,看来这次是我赢!”

    旁边的白色宝马的车手鄙夷地嘲笑他:“胖哥,跑山道,又不是测试直线加速,马力并不是决定性因素,最终靠的还是技术,门外汉还想赢麟哥,你先赢了我再说吧!”

    邹麟握着方向盘,没有理会他们,侧过脸看她:“准备好了吗?”

    她淡淡回应:“嗯,加油!”

    “五、四、叁、二、一!”

    随着哨声吹向,发车员把手臂放下,几辆跑车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争先恐后地向前冲去。

    他也不慌,动作很是熟练,点火挂档,一脚油门下去,跑车快速启程,发动机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白底黑字的仪表盘被点亮,速度表上的数字不断攀升,窗外的妖娆树影和瘦长人影都在倒流。

    他极速前行,很快就到了第一个弯道,超车过弯很讲究技术,一个不慎很容易就会失控而撞到外侧护栏上。

    冯荆楠看着自己离弯道越来越近,刺激感紧张感加剧,身上飙升了不少冷汗。

    恰时,他操纵着方向盘开始快速转动,车速所带来的巨大离心力,很快让轮胎失去抓地力,整辆跑车开始出现侧滑。

    她双手用力抓着安全带,好像只有抓住一个东西才能让自己更有安全感。

    车轮的极限滑动和地面摩擦迸发出火花,发出刺耳而惊险的声音,一瞬间,听不到任何心跳声,心脏吓得几乎要骤停。

    但他从容应对,脚踩刹车,打动方向盘,使出一个straight-drift(直线漂移),尽可能地接近apex点(apex点是指过弯线路中最接近弯心的那点),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就减速顺利过弯,很快超过了前面几辆车。

    她很快注意到其中有一两辆车只想快速过弯而没有及时减速,导致过弯时速度过快,因转向不足而出现推头现象,最终一头撞到外侧护栏上面。

    看着这惊险的一幕,她唏嘘一口气,又转头看着他自信淡定的样子,精致的脸部轮廓,有着一种介于少年和成年人之间的男性魅力,青涩中带着稳重,成熟中透着旺盛的生命力,她暗自松了口气,居然有种这人长大了的感觉。

    跑车飞驶有如潮鸣电掣,速度快得不可思议,现在挡在他们前面的只有那辆黑色路虎,看得出来那辆车也是很有技术的,不然也不会早早地突出重围。

    那么在这种技术很接近的情况下,马力上的差距就成为决定胜负的关键了。

    他一脚油门弹射起步,猛烈的推背感席卷而来,那种玩命的节奏,让他们肾上腺素飙升,浑身处于一种极为兴奋的状态之中,没有了那些不好的虚无缥缈的回忆,也仿佛忘记了时间与空间的存在。

    没过多久,前面又是连续的几个大弯,这既是超车的机会,也是生死线的边缘。

    那么往往漂移是过弯的关键,而漂移的精髓所在是在控制上。

    当车头达到出弯点的瞬间,他摆正方向盘,车辆紧贴着山道右侧行驶,及时减速降档,放油门切小方向盘,入弯后就大脚油门,用油门控制转向速度,油门愈重,转向角度越多,驱动轮因马力抬大而抓不住地面,后轮失去大部分抓地力,从而让车尾甩出,轮胎发出一股刺耳的打滑声音,整辆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横移。

    疯狂而危险的动作,她当即紧张得想要惊声尖叫,但嘴巴微张发不出任何声音,不过内心又有些病态的迷醉这种徘徊在生死边缘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彻底无药可救了,她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有命活着,如果就此死去,那也许是她的宿命,她也不会怨恨什么,只能说幸福的方式大都一样,而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只是她现在才意识到他也是个疯子,果然不是和她同一类的,她也是脑抽了,才陪他一起玩命地疯下去,想起来还觉得有些好笑。

    不过她也知道,他是有分寸的,如果没有十足的自信他是做不出这举动的,不知为什么,她第一眼看见他,就能从他身上感觉到一种安全感,从而选择相信他。

    他使用的这招,学术上叫做power-drift(力量漂移),这种漂移方式,利用高性能发动机的大马力跟大扭力,让方向盘小角度调整就能强行大幅度甩尾,用紧贴内道的方式过弯。

    他选择这种过弯方式,几乎没有占用对向车道,用着最短弯道路线快速出弯,而路虎车主采取了完全不同的策略,他直接靠着四驱大马力快速入弯,然后整辆车用过大弯的方式,划了一个大弧线出弯。

    最后邹麟顺利过弯后,就以毫厘之差赢了那辆路虎,最后比赛的结果,也以他的胜利而告终。

    比赛结束后,古玥娉主动握紧她的双手,一脸担心地看着她:“小楠,你没事吧!”

    此时,她脸色有些发白,看着有点虚弱,身上也流了有不少汗渍,额前的发丝粘黏在脸上,有些不舒服:“没事!”

    “刚才太吓人,我看着都惊出一身冷汗,以后,你不要再去做这些危险的事情了,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你知不知道,我刚才……差点以为你要死在这里了!”说着,她眼眶通红,两行热泪迫不及待的夺眶而出,知道自己丑态毕露,她忍不住用手掩面,不让人看见此刻脆弱的自己。

    “嗯,让你担心了,不过……谢谢你!”冯荆楠觉得这样的她很可爱,也很让人感动,原来还有人这么在乎自己,她心里觉得很温暖,她禁不住伸手将她揽在怀里,把脑袋抵在她的肩膀上,露出一抹安心的笑容。

    她总是这样,很容易就能夺得她的笑容,她也时常做出一些暧昧的举动,虽然知道这时出于朋友的关心,但还是让她留恋不已。

    如果说世界上最在乎的人是谁?她会毫不犹豫地说她是自己的唯一。

    不过她不能这么做,她不想连唯一的联系都毁掉了,那会让她找不到任何生存的意义。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