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蛮 - 10.替他委屈 秘书(高干)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人家嘴里说着失敬,实际也没感觉他“失敬”到哪里去。

    到底是换了包间,在走廊拐角处,装潢格局都不如之前那间。

    酒店经理陪情着过来,说这包房是他们老板的自留房,还送了一瓶高档洋酒,又说餐费可打八折。

    卫琬强忍着怒气,心道,老板的自留房就是这个规格?鬼话也不是这个说法!

    把他打发出去,她去给谢厅泡茶。

    谢厅两腿交迭着,一手搭在沙发扶手上望向窗外,回头道:“好了,别生气了。”

    他这么一说,卫琬脑子有些短路,手上一抖,差点没把茶水泼出来。

    谢宁抬手轻拖了她一把,触碰的手肘处,异样的发麻感窜出来。

    卫琬都不敢看他了,心里责怪自己,怎么出了事反而要领导来安慰她?

    “我...”

    “没事,坐吧,还有时间。”

    谢宁望着餐桌对面的壁画,那是一张宋朝飞鹤图:“也许在你眼里我受不得这样慢待,但实际上无论你坐在哪个位置上,都不能太把自己当回事。”

    “体面要顾,顾不了的地方就不要多想。”

    卫琬很明白,都说京城遍地是大官,今天才深刻的领会到是什么含义。

    她只是忍不住,替谢厅感到委屈——在晋省抬头走路的男人,换了一个地方就要低头走路,要受一个完全不相干的家伙的轻看慢待,不是谁都能摆正心态的。

    谢宁又是一笑:“你不会在替我委屈吧。”

    卫琬的心脏无序地大跳起来,耳根处都热辣地烧起来,平常能言会道的嘴,登时粘得张不开。

    他们等了足足一个小时,到了八点半,对方才姗姗来迟。

    看着对方五六人乌泱泱的鱼贯而入,谢厅神情有异,但眨眼间就变换回那副和煦的神态。

    大家互相介绍时,卫琬已经肯定这是一场不对等的鸿门宴。

    主角是当头一位理着小平头,国字脸浓眉毛,热情非凡地过来跟谢宁握手。

    那种热情,表演成分太大太足,反而是压人一头。

    他请的客人非富即贵,分量个个都比谢宁重。

    “凑巧凑巧,在门口碰上了,多几个人蹭饭没问题吧?”

    哪里是凑巧?哪里是蹭饭?就是专程来给谢厅下脸的。

    原来小平头裴元跟谢厅是大学同学,关系相当微妙,如今在京城扎根,少不得要给自己找场子。

    整个饭局你卫琬崩着神经,谁说了什么,又是什么意思,一句都不能放过。

    “我们几个男人吃饭有什么意思?当然要美女来活跃下气氛啦,你们看谢宁早就准备好啦!”

    说着就把酒店公关经理叫了进来。

    公关经理穿一身旗袍,美艳又爽朗,还带了几个助手。

    场面一度热闹非凡,唯独谢厅始终是淡淡的,陪着说几句话。

    裴元见不得他这样子,说几年不见,好不容易碰上一定要不醉不归啊。

    然后几个美女在他的暗示下不断给谢宁敬酒,谢宁不傻,很漂亮地挡回去,主动起身跟几位男士敬酒。

    眨眼间五粮液已经去了六七瓶,卫琬注意着,谢厅已经喝了不下一瓶,脸色越来越白。

    卫琬偷偷地把自己的酒杯跟他换,因为她的装的是白开水。

    在先前点菜的时候,谢厅趁机跟她耳语嘱咐,叫她尽量不要喝。

    卫琬完全没想到今晚的情况会是这样,眼见谢厅一口口一杯杯的被人灌,灌醉了灌倒了出洋相了,她这个陪同的就没有责任吗?

    公关经理注意到她的小动作:“哎哟喂,真是小甜心,很会照顾领导啊。”

    大家纷纷起哄大笑。

    裴元端着酒杯过来:“小琬是吧,我看你不错,很懂事,来,我敬你一杯。”

    他亲自拿了酒瓶往卫琬杯子你倒,她端起来要喝,被人轻轻地握住手腕。

    谢宁摁住她一秒,转而搭住裴元的肩膀:“老同学今非昔比啊,给我一个面子吧,待会儿我喝醉走不动了,还需要人把我抬回去呢。”

    “这杯还是我来吧。”

    全场哄堂大笑,其中含义意会不可言传。

    卫琬不知自己是何感受,很难受,胸腔你充斥着万般的气流无法发泄出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